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光环之外的二本生:“沉默”中期许未来

中国高校之窗

开学啦,又一批新生开始大学生活。每当此时,那些考高分、上名校的“学霸”总成为舆论热点。其实,名校光环之外,更多是“二本”“三本”的普通大学生。他们构成了高等教育发展的主流群体,是金字塔底部的庞大基础,也是未来求职就业的主力军。关注他们,就是关注多数年轻人的成长,从他们的身上可以照见平凡人的生活,更可以照见理想与奋斗所期许的未来。

---------------

大学“创业培训营”告诉我 做个网店小老板不丢人

记得高考那年,一次家庭聚会,我在义乌经商的大伯喝了点酒,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小伙子,好好考,考上个名牌大学光宗耀祖,别像大伯一样“去市场摆摊”。当时,我嘻嘻哈哈陪了陪笑,笑里带着尴尬——因为我很清楚,名牌大学这个东西注定与我无缘。后来高考放榜,我只考了二本,大伯再见到我,没再说什么名牌大学和摆摊的话,只是对我说:我能当上大学生,比他们那辈人已经强多了,好好念,将来会有出息。

尽管那时我对成年人的世界懂得还不多,但我已经可以隐约感觉到:大伯对自己的社会身份其实充满了不甘。尽管他的收入还算不错,但在他(以及我的其他长辈)看来,做小买卖终究是一件不太入流的事。在我的成长环境中,读书上进、进入体制才是人们眼中的一等出路,就算自己单干,也得有个正经注册的公司,才能让人称一声“老板”,倒腾小商品这样的生意,很难让人高看几眼。

然而,命运很有意思,我不仅在读书这件事上天赋有限,而且竟然真的在毕业之后,跑到互联网上“摆起了摊”,成了一名小小的网店老板。不过,和当年不同的是,今天的我已经不再懵懂,也一点都不觉得“摆摊”是什么丢人的事,事实上,正是我在大学度过的日子、学到的东西,让我成了一个有能力养活自己的网店老板,同时板正了我的观念。

在大学里,我念的专业名曰“电子商务”。报考的时候,我满心以为学了这个,将来就能进到阿里、京东之类的企业工作。然而现实很快给了我迎头一击——第一节专业课,老师就告诉我们:那些大企业的工作是给985、211的学生准备的,至于我们,最好还是放下幻想、做好准备,用自己的双手给自己“挖”出一条生路。

可贵的是,学校并没有因为我们这些“苗子”天资有限,就对我们“放任自流”,而是扎扎实实地教会了我们不少到社会上求生的技巧。之前,我和一名在211大学念书的表兄交流时,曾经以为大学生活就是上课、刷学分、考资格、混社团,而从没想到过:原来在我的学校,课程的主要内容,就是为我们将来走出校门打基础的创业实践。

从大二开始,学院便要求我们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网店。尽管绝大多数同学的网店一开始根本赚不到钱,甚至没几个客人,但老师们一直在以认真的态度对待我们的“事业”。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上的这个“电子商务”专业是这个意思。

相比于传统意义上的大学生活,我所在的专业更像是一个四年期的“创业培训营”,但我不仅没有觉得受骗,反而觉得很有收获。事实上,我刚刚考上二本那段时间,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说:很多二本院校根本就是在骗钱,表面上为社会培养了不少大学生,但社会根本用不到这些“多余”的人才。那段时间里,我经常为自己的未来感到害怕和迷茫。然而,我的大学用实际行动证明:二本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也可以有独一无二的用处。

其实,不论是我们这些学生还是讲台上的老师,都很清楚一件事——我们这个学校的文凭拿出去,并没有多少含金量。但是,正视这个事实之后,我们并没有自我放弃,而是通过培养实实在在的谋生能力,代替形式上的“大学教育”。记得大三有一门专业课,名叫“电商实务”,一学期只有四堂老师在台上讲授知识点的正课,其他课时里同学们都在打理自己的网店。但是,老师并不是对我们“放羊”,而是会随时与我们联系,与我们讨论开店过程中的困境,给我们排忧解难,而那门课最终的成绩也是以网店的经营成果排名计分。如今回想起来,尽管那时我们开的店大多只是小打小闹,但很多和我一样在毕业之后走上电商之路的同学,都是在那时积攒起了最早的开店经验与人脉资源。

如今,再见到大伯,我会坦然地和他交流最近的市场行情和做买卖的经验。或许我们都不是很会读书,但我们有自己的事业与方向,没什么好觉得丢脸。作为二本生,我在学校学到了能够养活自己的知识,做到了“学以致用”,从这个角度上看,我有充足的理由感谢自己的大学生活。(陈鸣泉)

别人选择北上广 我更想要小城的“节能”人生

进行大学选择时,我好像就大概确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我的老家在山东,由于是独生子,父母不希望我离家远行,甚至一度想让我选择位于本市的山东理工大学。可是年轻的我总还是想走出去多看看,一番拉锯之后,我选择了省内的另一所二本大学——曲阜师范杏坛学院(现齐鲁理工学院)。

外出读书,总是有一种冒险的愉悦与未知的乐趣。可是四年以后,我却发现这更多是个认识自我的过程:想象中的自由并没有那么诱人,人生地不熟所带来的孤独感反倒油然而生;在外面待久了,我性格中喜欢平稳生活、恋家的部分也逐渐彰显出来。于是大学期间,我并没有像身边许多二本同学一样努力考研,争取进一步用知识改变命运,也没有立志到大城市打拼一下,以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和生活水平。一番在外试探后,我决定毕业后回家,在当地融媒体中心从事新媒体编辑工作。

大城市虽然有着不少难以比拟的优势,可是对我而言,小城生活则是个更具性价比的选择。比如,大城市人才济济,不少工作岗位甚至在招聘时只接收985、211毕业生,对于只有二本学历的我来说,这一残酷的现实让我不得不思考:大城市虽然看起来机会不少,但其中又有多少真正适合自己的机会呢?相反,在我生活的小城,许多单位并不会提出如此让人望而却步的入职门槛,一般要求本科毕业即可。

最近热播的《三十而已》中,主人公王漫妮曾一度放弃在上海打拼,回到家乡小城做文职工作。最后,她发现自己还是受不了那种“一眼望到头”的生活。其实这未尝不是一种误读,真正开始工作之后,我并不认为自己就踏上了一成不变、毫无生机的人生道路。由于大学专业与工作岗位并非完全对口,所以我反而特别享受这份工作带来的挑战、新鲜感和乐趣。第一次在报纸上发稿、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照片登上摄影版、第一次航拍、第一次上镜……看着自己作品的点击量稳步上涨,慢慢学习摄影、视频剪辑、后期制作等技术,我的工作成就感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所以尽管这份工作并不是传统的朝九晚五,有时甚至要加班到凌晨两点,我还是觉得它不是在固化、而是在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

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当初考研到更好的学校,去北京、上海等城市工作,今天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虽然生活没有“假如”,但想了解其间苦甜也并不困难,只要打开一些高中同学的朋友圈,“云体验”一番即可。我发现,在他们玫瑰色滤镜下的生活,有时并非那么惬意。比如一天晚上,北京下了一场暴雨,而我那位在互联网公司加班到晚上十点的朋友,打车排队一直等到半夜十二点。当另一位朋友吐槽她每个月的房租要4000多元时,我也在惊愕之余感叹自己跟父母一起居住的便利:不仅没有高昂的生活成本,每次加班回家时还有热腾腾的饭菜等着自己。除了日常的催婚有些难熬,其他方面都让我比较满意。

所以对我来说,二本学历虽然是自己前往大城市打拼的客观限制,但是细细想来,或许大城市也不适合自己。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方式并不会让我产生热情,反而会让我觉得有些压抑。与大城市复杂的人际关系相比,小城的熟人观念和人情味也给我带来了不少安全感:闲暇时间,与几个发小相约,找家新开的店吃饭聊天,一起毫无芥蒂地吐槽领导,聊聊工作,看场电影,都能让我体会到最简单的快乐与幸福。

基于学历基础,每个人的人生选择当然会有不同的维度。我欣赏并赞叹那些在二本毕业后继续深造、去往大城市打拼的同学,但也不后悔自己的人生选择。每个人都有权在可选范围内决定最适合自己的道路,用我最喜欢的动漫里的话来说就是:他们选择玫瑰色的人生,而我则更想要“节能”一点的生活。(伊善进)

中国高校之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