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肩负

中国高校之窗

银根坐在正间的矮板凳上,默默地抽着自卷的烟,屋里烟雾缭绕,忽然他猛吸最后几口,裹紧大衣,冲进风雪里。

此时村里早已上灯,不远处传来狗叫声。

银根走到村长家门口停了下来,看看四周没人,小心翼翼的敲门,村长老婆一看是银根,赶紧让他进屋,他知道村长对银根有点“特殊关系”。村长和银根从小玩到大,并且银根曾救过村长的命,因为银根对村长有恩,村长曾说过:“兄弟,有什么事,言一声,能帮一定帮。”可平时银根再困难也从来没有找过他这个村长,可这一次……

银根来到里间,村长正在看电视,一看银根来了,赶紧让座递烟。村长这两年在村里也算“大款”,俩儿一女,在镇上办起木材加工厂,生意还挺红火。村长看到银根默不作声,就知道有事,但他并不问啥事,就开始说现在政策好、环境好,儿女即使不上学也能挣钱。一席话后,他看着银根一个劲地抽烟,就问起银根的仨儿子,这一提,银根禁不住叹息起来。

原来,银根大儿子今年考上中央财经大学,虽然有助学金及补贴,但他知道大儿子苦,开学至今没问家里要一分钱。二儿子在县城上高中,每周回来一次,三儿子在镇上读初中,都需要钱。银根起早贪黑忙地里活,抽空还到各村收废品,一年到头,紧巴巴的。

其实银根不说,村长心里清楚,他对村里每家都心知肚明,上级拨的款项,总想给银根申请一份,但银根倔强的性格,并不要各种贫困补贴。

屋里面两人都默默无语,只有电视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还是村长打破沉默说:“有啥事,尽管说,缺钱,我这有。”一下子把银根说愣了,银根叹了口气说:“你知道我难,起五更爬半夜也……”。确实,银根和村长同龄,四十多岁像五六十岁,头发花白,皱纹满面衬托着黝黑的皮肤,显得苍老许多。村长说:“缺多少?”银根掂量着说:“三千吧!”村长说:“三千?三千够不够。”银根忙说:“够了,够了,过两年还。”村长说:“啥时还都行。”村长一边叫老婆拿钱,一边说着:“如果不够再来拿,也快过年了,不置办个年货,儿子们回来好好过个年。”银根只一个劲叹息着。

说实在,这多年一个人拉扯仨孩子,就没咋过个好年,虽说党和政府的政策很好,看着村里一家家富起来,银根心里不是味呀,那啥办法,孩子们要上学,虽说好几次,仨儿子都说不上学,好好让银根歇歇,而银根一听就来气,实在没办法,打着吼着撵儿子们去上学。仨儿子挺争气,这使银根心里宽慰些许。

银根出了村长家的门,一路小跑往家赶。即使路上遇到风刮下来的干树枝,他都无暇顾及,要在平时,他毫不犹豫捡起来。

岁月如三月的树芽,转眼十多年过去了。银根种的杨树已快一搂粗了,银根颤抖着双手抚摸着一颗颗树,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他是看着一天天长大,如今成材了,怎么不让他高兴!

今天大儿子来电话说:“过两天回来。”是呀,银根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可人也如枯枝一般。这两年,银根感到身体一年不如一年,银根经常想孩他妈在的时候的幸福生活,他觉得最对不住的是她。但他实现了孩他妈走时的遗言,培养儿子成为社会有用之才。

村里人对银根的尊敬已经超出他的想象,简直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大儿子成立自己的公司,给村里修了柏油马路,又出资在村里建了全县最好的小学,还帮助几家困难户脱贫致富。二儿子大学毕业考了公务员,现在是临镇的镇长。三儿子留学美国。仨儿子着实给银根争了气。

晚上,银根照例来到“村长”家,村长早不当了,木材厂前两年也倒闭了,大儿子远走他乡,整年不回,二儿子因贩卖石材亏了本,又因搞传销坐了牢,结果媳妇撇下俩孩子不辞而别,女儿绑了大款,家里剩下老两口带着孙子,日子也是一天不如一天。银根时常拿钱给老伙计,可每次都遭到拒绝。

银根刚一来,老伙计早等着他,赶紧迎上来,银根说:“海富,这又快过年了,东西置办的咋样啦!”海富说:“没事,前几天女儿寄钱来了。”接着又说:“恁咋糊涂了,孩子接你到城里,咋不去哩!”银根说:“不是不是想去,舍不得这里呀,再说还得陪着孩他妈!”海富抽着旱烟,咳了几声,银根说:“老伙计,别抽了,我早戒了,这东西伤身。”海富说:“该戒了,可心烦呀!”海富老婆叹着气插句道:“养儿养女,到头来一个留不住,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该咋办!”海富瞪了老伴一眼说:“没事,还有俩孙子。”银根沉静一会说:“对呀,既然你的愿望不能在儿女身上实现,可以好好培养俩孙子,趁着咱们还能干几年。”海富苦笑着说:“是呀,俩孙子就是我的命根。”说着紧握住银根的手,银根说:“还记得那个风雪之夜,要不是从你这里借到钱,我就不让他仨上学。”海富激动地说:“啥也别说了,我心里有愧呀。”银根颤抖着双手说:“咱们以后有事干了。”此刻,两人的手握的更紧了。(郑州工业应用技术学院 郭敬源)

中国高校之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