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阿坝师范学院:宅

中国高校之窗


这“年”啊,本身就是一头长角的怪兽。所以,过去有传统,在“年”到来时,要守岁,要放鞭炮,吓跑这“年”。过去没钱买鞭炮的人家,也要在旧年的晚上,听到寺庙半夜的钟声敲响,便在火塘里烧一根竹子,有竹节的竹子,会“砰”的一声炸开,当家的男人,大声地念诵:半夜三更,爆竹一声,除旧岁。过年放鞭炮,主要是为驱逐“年”,有一定仪式感。今年过年,有的在过年,有的是在过关。全然没有了喜庆的气氛,也没有听见鞭炮的声音。对于武汉同胞而言,这个年,恐怕是度日如年。多数人,宅在了家里,没有宅在家的人们,也多半在医院,或为医生,或为病人。

这个新年,我“宅”在了家里。这“宅”,本是一个名词,指的是较大的房子。随着社会生活不断变化,语词的意义也跟随变化。这“宅”,这些年来,变成了一个网络流行词,变成了一个动词,指的大抵是成天到晚呆在屋里,不与外界接触。

曾几何时,手机成为了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像我们身体的一个器官,不可或缺。打电筒,用手机;照相,用手机;算账,用手机;看电视,用手机;看信息,用手机;聊天,用手机;买东西,用手机。大抵是,手机不是万能的,但是,离开了手机是万万不能的。快节奏的时代,亦可以“一箪食,一瓢饮”,饿了,手机上叫外卖;冷了,手机上买衣服。伴随着手机越来越涉入我们的生活,我们成为了手机的奴隶,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改变,让我们宅在家里从可能成为了现实。我是反对“宅”在屋里的。有时间走出户外,与外界接触,与自然接触。拥抱阳光,也拥抱了生活。人如禾苗,离不开阳光雨露的滋养。成天宅在家里,少了人应该有的青春与活力。有道是“火不烧山地不肥,人不出门身不贵”。

可是,这个假期,我必须“宅”在家里。不仅是我,而且是我们,都必须宅在家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状病毒,正在把我们赶出大街,把我们撵回家里。宅在家里,少与外界接触,成为了为国分忧的“爱国”行为。

春节前夕,回了趟老家。家在大巴山深处。一年未见,老家的房子显得那样孤寂,只屋团转长满了艾蒿陪伴着他。冷锅冷灶的屋子,没有过年的气氛。阶阳上,两口石缸,没有一滴水。还看见父亲赤着脚,窊一瓢水,咕噜咕噜就喝下喉去。父亲天晴落雨,打霜落雪,薅草锄地,栽秧打谷,砍柴割草,都是一双赤脚,渴了,都是牛饮一瓢冷水。都江堰作家马及时有本《赤脚的童年》,带了一本回家,想给父亲看看,肯定很符合父亲的胃口。缸无水,没有了生气。几桶蜜蜂,再没有找到回家的路。人去楼空。父亲走了,家里的大树倒了。我们这些鸟雀,就没有了栖息的枝头。要是往年,父亲定会在大寒节里,把屋子周围打扫干净,把柴火堆满柴屋,杀了年猪,烧了旺火,一家人围坐一起,讲三国,讲水浒,讲《张晓打凤》,讲《四下河南》。这些都历历在目,父亲的音容笑貌也历历在目。只是,父亲逐渐矮下去,矮下去,最后变成一抔黄土。

才回去两天,儿子打电话来。他说他跑遍了县城,买了40个口罩,县城里已经买不到口罩了。我说买那么多口罩干啥,他说湖北武汉发生了疫情,你们赶快回来。情况比你们想象的严重。问题有点突兀,我们漏夜连晚赶回西充。儿子说,你们出门要戴口罩,要查体温,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能出门。平时家里宅不住儿子,这一个假期和我们一样没有下过楼。他说,宅在家里,就是为国家分忧,为社会减负。才读一学期医学的儿子,有了一点防控意识。

西充的街上,没有了行人,除了药铺的门开着,都是店门紧锁。不管男女老少,都成了宅男宅女。街道外边,不时传来救护车的声音。那声音撕着我的心,啃着我的肺。西充已经发现2例非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他们都从湖北回来。街对面的巷子里,一家七口已被隔离。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正月初一之后,我不再写文,不再转文。对于这场与病疫的战斗来说,病疫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湖北是前线的话,我们是抗战的大后方。医护人员作为战士,已经一拨一拨奔赴前线。四川已经派了919名“战士”奔赴武汉。湖北已经有3千余名医生感染病毒,有近8万人感染病毒,华中科技大学有5名教授相继感染病毒离世。著名导演常凯一家也走了。我有亲戚已经奔赴前线。前线正在吃紧,我们在后方,却不能聚会,不能紧吃。

陆续有消息从前线传来,在后方,亦有消息传来。

正月十七(2月10日),传来消息。我的同事郭文不幸离世。我赶紧联系文学院谭文旗。谭文旗说,郭文于2月10日早上6点43分去世。抗击新冠状病毒期间,不能前往吊唁。他才50多岁,在文学院,在阿坝师范学院,郭文博览群书,学富五车,才情四溢,才德兼具。深受各年级学生爱戴。听到这个消息,泪流不止。学生们打电话,发微信,询问情况。我这个男儿,不能上前线,亦不能去后方吊唁郭文兄。抗击新冠状病毒期间,亦不再作文。听见兄长郭文去世的消息,还是在微信上写下文字:

有才有德有情,纯善纯美纯真。大事难糊涂,小节常随心。能说能做,敢爱敢恨。亦师亦友,也长也尊。谦谦君子,坦坦大人。书沒少读,酒未小饮。人情练达,世事洞明。黄金有假君不假,阿魏无真兄是真。白璧无瑕,黄泉遗恨。世事无常,阳间有阴。上苍不武,有辱斯文。

后方亦是战场。

疫情发生后,我所在的单位阿坝师范学院就开始了战斗。学校第一时间成立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制定学校疫防控工作方案,多次召开疫情防控工作专题会议,把防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作为第一工作要务,及时做好工作部署,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宣布学校全面进入临战状态,各单位主要负责人守土有责,及时研判,认真贯彻落实防控措施;落实疫情防控的各项指令,坚决防止疫情扩散蔓延。全面摸底、精准摸排,加强跟踪管理,全面掌握师生动向。学生工作部、人事处广泛动员师生员工,对全校1.2万名人员点对点地通过电话、班级QQ群、部门工作群等多种联系方式逐一开始情况排查,重点查询武汉籍学生以及近期本人或近亲属赴武汉旅游、探亲和务工的师生名单,对该部分人员的基本信息和呼吸道症状、体温等体征信息进行详细记载,完成阿坝师范学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线索调查表。经过地毯式排查,专人跟踪,每日电话回访,实时掌控相关人员身体状况。

学校在1月26日开始封闭校园,暂停学校所属梅朵天堂酒店经营业务和校内快递业务。要求学生不得提前返校,设立留观室2间。要求校内职工必须持有效证件并经测量体温后方能进出校园。从1月23日开始,设置专用口罩、专用垃圾筒,使用“84”消毒液,每天对垃圾房、垃圾车、垃圾桶、果屑箱等进行消毒。学校及时向汶川县、水磨镇、汶川县中医院申请物资援助,筹措消毒液、口罩等防疫物资。安排专人每天下午6点前向省教育厅报送学校相关信息。各部门、二级学院向学校防疫工作领导小组报告工作开展情况, 做到急事急报、特事特报、大事快报,没有出现瞒报、漏报、错报和迟报等现象。

因为正值寒假期间,阿坝师范学院处在水磨古镇,学校无留校学生,只有部分教职工留守学校。针对学校特点,各二级学院发动各年级、各班、各社团和入党积极分子通过学校OA移动办公平台、校园网、微信公众号等多种方式进行防疫宣传。学校发布《阿坝师范学院关于校园实行封闭管理的通告》以及《告阿坝师范学院致全校师生关于防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倡议书》引导校内外师生员工减少外出聚集,加强自身防范。

在自救的同时,全校师生主动参与浙江师范大学发起的致敬白衣天使的募捐活动。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于2020年1月30日开始提供线上心理援助服务,保障疫情防控期间全校师生的心理健康,为因疫情产生负面情绪的师生提供心理支持与援助。

中国高校之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