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致敬!在重庆,他们以赤诚之心守护古镇,献礼祖国

中国高校之窗

2019,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五星红旗飘扬在中国街巷的各个角落,张灯结彩,举国欢庆。古镇,作为中国文化的一张重要名片,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庆祝这个盛大的节日。舞龙舞狮、哑剧表演、唐门彩扎这类带有浓厚历史文化色彩的民俗项目在这天被搬上了庆祝舞台。在本次庆祝活动的重要参与者中,有两位土生土长的古镇人:欧代群和谷光灿,他们还有一个身份——重庆古镇守护人。

欧代群:“不图名利,只为传承”

2019121712510016.jpg

在重庆,有一处古镇,因镇北处有一岩壁倾斜高耸,悬空陡峭,故名偏岩镇。在这里有一位76岁的老人,欧代群,致力于古镇民俗文化的挖掘和保护,他被镇上的居民亲切地称呼为“古镇守护人”。第一次见到欧代群,年逾古稀头发花白的老人在谈到保护古镇时仍显得神采奕奕。据了解,欧代群曾经是古镇上的一名语文教师,教书耕耘,从1993年退休开始,他便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回馈着这个生他养他的古镇。

最初,编书是欧代群能想到的保护古镇的方法,《古镇老侃》就是他编采的第一本书。这本书耗时16年,主要整理了近70个偏岩古镇上的民间故事,由欧代群自费出版,免费发放给感兴趣的居民。当记者问到为何会想以编书的方式来保护古镇时,欧代群透露:偏岩是个很有历史文化底蕴的地方,有很多重大历史事件、民间故事。但遗憾的是,这些都只是口头传说,并没有系统的文字记载,就连当地很多居民都不了解古镇的历史。为了避免这些文化的流失,他希望通过文字记载的方式长远流传下去。故事的采写并不容易,由于当时没有电脑网络可供借鉴查询,欧代群只有通过亲自走访镇上有经历过的老人来获取信息,为了保证真实性,往往需要多方验证,《古镇老侃》最终花费16年才得以出版。

在保护古镇中,欧代群结识了一批和他同样关心古镇的人,这其中就包括第四代非物质文化遗产唐门彩扎传承人唐乾太。为了更好地挖掘整理传承保护发展古镇文化,为古镇的社会发展和经济发展服务,两位老人于2013年自发成立了重庆市北碚区偏岩老侃民间民俗文化研究中心。他们主要围绕民俗文化收集、文艺演出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三部分展开工作。发展到现在,研究中心除了老人外,增加了几位30多岁的年轻人,新鲜血液的加入为研究中心带来了生机与活力。据了解,截止到目前,研究中心已经编写完两本书籍,还有几本在编中,包括民间故事、川东芙蓉、圣天湖、老院落、民间歌谣、村史习俗等,写完几十本草稿,共计手写上百万字。

采访最后,当被问及为什么会想保护古镇时,欧代群说了这样一段话:“像我们,其实是不图什么名和利的。只是介于在社会上,我们这代人既然晓得了这些,就有责任把它整理出来,为后人传承下去。如果这些宝贵的历史资源就在这消失了,我们还是感觉对不起老先人”。

谷光灿:伟大的人从来都觉得自己平凡

2019121712510017.jpg

在同兴老街的尽头,靠近美岸湿地的地方,坐落着一间朴素的茶馆。这座茶馆是谷光灿从小长大的地方。茶馆的旁边,便是重庆市北碚区家溪传统聚落保护与发展中心。这个组织由谷光灿发起,成立于2016年,旨在通过各色各样的公益和民俗活动,保护他们生活的老街。

“小苇(谷光灿)从外地求学归来,看到自己从小长大的老街有些破败,她便下了决心要改变老街面貌。”茶馆里,坐着一位老人,她便是谷光灿的妈妈刘禹芬。身为发展中心的发起人之一,刘禹芬向记者娓娓道来整个组织的发展历程。最初,发展中心名为“同兴老街美岸志愿者协会”,一共只有五名成员,在谷光灿的呼吁和感召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协会。发展至今,协会已经拥有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两百多名成员。“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智出智,只要你有这份保护老街的心,都可以加入进来。”刘禹芬说。

志愿者协会一开始的工作,便是组织大家捡垃圾,使原本布满垃圾的河岸变得干净清洁。随着志愿者队伍的壮大,保护老街的形式也丰富了起来。在民俗文化方面,谷光灿鼓励老街上的各个年龄段的女性身着旗袍,进行走秀表演,为老街增添更多美感;协会会定期举办“嘉陵女儿”选美比赛,在每个传统节日组织庆祝活动。在环境保护方面,为了保护河岸植被,协会的人通过调查,搜集了河岸所有植被的资料,把植被的图片和相关资料编成了一本书。

除此之外,为了维护河岸的生态,协会曾组织老街上的人集体签名,向政府请求退耕还林。后来,政府下令河边不再种菜,限定天数让村民自行处理。于是河边恢复了植被,水土也被保住了。这件事给刘禹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还是做了蛮久的斗争的,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政府政策下来后,老街好多人都亲自去种树了。这样做不仅符合习总书记提出的‘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植被产生的氧气还老街人的身体好。”

作为协会领头人谷光灿的母亲,协会这几年为守护老街做出的努力,刘禹芬都看在眼里:“协会平时做的事情都是比较琐碎的小事,但是在他们的推动下,老街这些年的转变是有目共睹的。协会里的人都看起来平平凡凡,低调朴实得很,他们从来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是伟大的事,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伟大的人。”

七十年,新面貌

城镇化水平标志着一个国家和地区 经济、社会、文化、科技发展程度,也是用来鉴别某块区域社会结构划分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标识之一。建国七十周年来,我国城镇化进城迅速发展,目前我国城镇化率已从1949年年末的10.64%提高到2018年年末的59.58%。为了跟上城市建设的发展步伐,乡镇也不得不做出一些整改来促进发展。但是在重庆开展城镇化的过程中,某些细微的变化对古镇文化景观造成了不可忽视的冲击影响。古镇中拥有的美好自然景观、传统街巷、湿地等生态文化都在城镇化的潮流中慢慢消失。民风民俗也难得再找到它们的踪影。古镇陷入了平衡开发与保护的难题。

随着建国七十周年来经济的发展,人们对历史文化保护的意识也与时俱进。欧代群和谷光灿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来自民间,对国家同样有着一颗奉献建造之心。他们针对古镇陷入开发与保护之间难以平衡的难题,思考相应对策,保护民风民俗,保护生态文化,努力让古镇在被开发的同时,也不丧失掉原有的韵味。他们就是祖国七十周年发展的见证者,也是参与者,他们用行动为祖国七十周年献上了自己的贺礼!(通讯员:谭舒馨 张梁 孔令懿渊)

中国高校之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