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陈宝生就“教育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中国高校之窗

3月1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教育改革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本报记者 张学军/摄)

本报北京3月12日讯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3月12日下午在梅地亚中心举行记者会,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应邀就“教育改革发展”这一主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记者会开始时,陈宝生说,今天是周末,看到这么多记者朋友来参加教育专题的记者会,很受感动,非常感谢。这是我到教育部工作后第一次参加记者会,因此我把今天的记者会看作是一场考试。各位就是出题的老师,也是阅卷的老师、监考的老师,我就是答卷的学生。希望今天的这场考试是一场素质教育的考试,不是应试教育的考试。下面我愿意回答各位朋友提出的问题。

“让乡村教师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

新华社记者:刚才陈部长提到考试和教师的问题,我想替乡村教师问一个问题。大家都知道,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以及城乡的二元分割导致乡村教师难招难留。此前,国家出台了《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请问陈部长,这个政策实施的效果怎么样?下一步,我们还会出台哪些举措,来解决这些乡村教师的后顾之忧?

陈宝生:谢谢你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为我们的乡村教师代言。

我们国家现在有300万名乡村教师,他们是我国基础教育的脊梁,尤其是我们农村孩子成长的园丁。2015年出台了《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这个《计划》是我们共和国历史上第一个关于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计划,意味着乡村教师队伍的建设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计划》实施以来,教育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强乡村教师队伍的建设。由于历史、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的原因,乡村教师短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集中表现在三个方面,教育部也围绕这三个方面出台政策和措施,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

一是要“下得去”。乡村教师短缺突出表现是“下不去”。《计划》颁布以后,深入实施“特岗计划”,这是专门针对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在全国范围内招收毕业生到乡村工作。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乡村教师短缺的问题。连片特困贫困地区和265个连片特困贫困地区之外的省贫县都纳入了这个范围。

二是“留得住”。下去了留不住,干一段时间就走了,“特岗计划”也有这个问题。解决留不住这个问题,主要有三招。第一招是中央财政投入了52.53亿元资金,有8.1万所学校的近130万名乡村教师受益。主要是提高补助,让他们在乡村从事教育劳动得到相应的补偿,大体上人均每月300元左右,一些省财政拿出资金投入,标准比较高,最高的每月1500元。这是解决经济范围的。第二招是在全国建了40万套周转房,为乡村教师、特岗教师建周转房,让他们住在条件比较好的地方,能够安心在那里工作。第三招是提高他们的荣誉。我们向106万名在乡村从教30年以上的教师颁发了荣誉证书,这在共和国历史上是第一次。这么大规模地颁发荣誉证书,就是想通过这样的精神奖励,营造教师在乡村从教光荣的浓厚氛围,让他们有职业的荣誉感。这是解决“留不住”的问题。

三是“教得好”。解决“教不好”的问题,主要是质量问题。我们采取一些措施鼓励水平比较高的校长、教师向乡村流动,有经济措施也有保障条件的措施,鼓励他们流动。还有一个措施是培训,培训的关键是学校得有一个好校长。这两年,教育部培训校长380万人次,不断给他们培训,让他们提高管理和教学水平。好的校长带着一帮教师,乡村教学水平才会逐步提高。下一步,我们要继续贯彻落实好乡村教师支持计划,同时还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尽可能向村小和教学点倾斜,统一城乡教师编制标准。另外,要下功夫解决好“长不高”的问题。所谓“长不高”的问题,就是要从制度上解决乡村教师评职称等职业发展问题。做好制度安排,经过一段时间,乡村教师短缺的问题就会得到较大缓解。谢谢。

“通过思政教育给学生筑起‘承重墙’”

人民日报记者:一直以来,我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短板在于缺乏针对性和亲和力,难以满足学生成长的需要和社会的期待。请问陈部长,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召开之后,教育部下一步在加强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方面,工作重点将是什么?

陈宝生:去年12月7日,党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习近平总书记出席会议并发表了重要讲话。为什么会开这样一个高规格的会议?正如你刚才讲的,我们高校的思想政治工作正处在一个转折阶段。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亲和力不够、针对性不强。我们面临的任务就是怎样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工作,能够真正为高校学生的成长助力,为他们加油,为他们“美容”。我们到高校去调研,思想政治理论课抬头率不高,人到了心没有到,什么原因呢?内容不适应他们的需要。主要原因可能是“配方”比较陈旧、“工艺”比较粗糙、“包装”不那么时尚,所以亲和力就差了、抬头率就低了。

所以,怎样改进和加强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是这次会议关心的重点问题,也是我们高校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怎么解决呢?

第一,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要引导大学生学习党的基本理论。要把这种学习注入实践的活力,充分运用实践中群众的丰富创造。要和实践结合起来,让他们感受到理论是来自于实践,是能够指导当代中国的实践。理论和实践结合,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筑起一个“同心圆”。

第二,育德和育心相结合。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统领,对学生加强道德教育、法治教育,让他们能够在学校健康成长。同时,引导大学生学习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帮助他们健康成长,修身养性。要把育德和育心结合起来,让他们成长为健康的人、全面发展的人。也就是说,通过思想政治工作,通过这样一种教育,给大学生修筑起一座“承重墙”,将来走向社会能够承重,能够经得起各种考验。

第三,课内和课外相结合。课堂内一定要改革思政课的内容、授课方式。内容没有针对性,授课方式不适应,学生就不爱听。简单举个例子,像我们这一代人,当过农民,当过知识青年,当过工人,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我们上大学讲思政课,一开始讲生产力、生产关系,我们能理解。现在的学生高中毕业进了大学,校门对着校门,一开始就讲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他会很茫然,理解不了。所以,课堂内要改革,我们今年要打一场提高思政课质量和水平的攻坚战。课堂外,要加强校园文化建设,举办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让大学生浸泡在文化中成长。文化要浸泡进去,才能得到滋润。我想,这样就能够给他们建立起思想交流的“立交桥”,思政课肯定能够得到改善。现在已经出现了这样好的势头。

第四,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线上就是运用好信息化手段,运用好网络阵地,给他们输送正确的营养、健康的营养。线下就是要通过各种制度安排和健康的活动载体,让他们充分发挥自身的积极性、创造性,健康成长。谢谢。

“通过发展教育割断贫困代际传递”

中国教育电视台、中国教育网络电视台记者:3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四川代表团审议时,提到凉山州“悬崖村”,让人感到特别揪心。同时,强调做好扶贫工作要精准发力,扶贫先扶智。请问陈部长,下一步我们在教育扶贫工作上将如何精准发力?

陈宝生:习近平总书记对四川凉山州“悬崖村”的关心,充分体现了他对人民深厚的情怀。教育部专门派出调研组,赴这个地方进行深入调研。

“悬崖村”这个地方的贫困孩子,为了求学,爬上爬下,每天在危险中行进,我们感到非常羞愧,我们没有解决好这个问题。从另一方面说明,打胜脱贫攻坚战对教育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内容,是最关键的一招。从目标上讲,叫“两不愁、三保障”,就是吃不愁、穿不愁,保障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这就是“吃穿教医住”。五个字中,“教”字在中间,它具有基础性、先导性、根本性的作用。所以,我们围绕打赢脱贫攻坚战做了几件事:

第一,制定一个规划。由教育部牵头,国务院六个部委联合颁布了《教育脱贫攻坚“十三五”规划》,围绕“吃穿教医住”这五个方面,定了这样一个规划。

第二,着力实施“两个转变”。一个转变是从单纯扶贫转向综合扶智。过去我们也扶贫,就是解决贫困问题,送点钱,搞一个项目。现在重点扶智,扶贫先扶智,通过发展教育,割断贫困代际传递。另一个转变,就是由大水漫灌改为精准滴灌。过去水龙头一开漫灌过去了,现在要精准滴灌,实现这两个转变。

我们重点解决三个问题:一是解决辍学、失学的问题,就是“控辍保学”。我们已经全面普及九年义务教育,2016年,全国有一亿四千多万名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义务教育巩固率是93.4%,一些孩子还没有完整接受义务教育,所以辍学、失学这个问题要解决。二是解决“读书无用论”。读书无用的观念在贫困地区的影响比较大。一些家长认为,孩子认识几个字就行了,早点干农活,出去打工。三是解决贫困农民和普通农民在教育上差距拉大的趋势,要遏制这个趋势,解决这个问题。这三个问题是总书记关心的问题,也是我们现在农村贫困地区教育面临的三个突出问题。第一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规模问题,是一个义务教育入学的问题,数量的问题;第二个是质量问题,我们要提高它的质量;第三个问题是公平的问题。要解决这三大问题,我们要就问题来说。

就措施来说,首先是钱的问题。多搞一些钱,要加大投入力度,从基础建设到学生资助,向贫困地区、贫困家庭倾斜。二是把数搞准一些。贫困地区各个学段,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各有多少人口,它的需求是不一样的,要进行分类帮扶,精准扶贫。三是把事做实一些。比如说经过三五年努力,让教育基本公共服务在贫困地区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实现全覆盖,做到这一点是了不起的事情。还有各个学段,从小学开始到大学,从入学到毕业,实现全程资助。把这些做到,就会有很大的改善。再比如继续实施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2016年,安排协作计划20多万人。如果一所高校每年招2000个左右的大学新生,按照这个数据来看,相当于在西部建了100所大学。我们要继续实施在农村贫困地区重点大学招生专项计划,提高这个比例。这是促进公平的重大举措,也是把事做实一些。最后一点是把人搞强一些。所谓把人搞强一些,就是专门干脱贫攻坚战的人要强一些。这有两项措施,一是教育系统参与脱贫攻坚战的人要抽精兵强将,到一线去打仗;二是积极争取财政支持,组织高校、教育单位对口帮扶,吸引社会力量参与扶贫,运用信息手段提高教育脱贫效果。我相信这四件事这样做下来,《教育脱贫攻坚“十三五”规划》的目标一定能够实现。谢谢。

“规范人才交流,不搞恶性竞争”

光明日报融媒体记者:一段时间以来,出现了一些重点高校到处高薪挖人的恶性人才竞争现象,有的甚至还开出了数百万元的年薪。我注意到你最近在一次会议上也呼吁东部高校要对中西部高校手下留情。除了呼吁之外,教育部有没有制度层面的阻断措施?

陈宝生:谢谢你提的这个问题。因为你提这个问题等于对我前几天的呼吁给予了声援,你的关心对我来说是一次支持,非常感谢。

这个问题由来已久。改革开放以来,先是经济领域,然后是科技,再到教育。西部的人有一段时间还叫作“孔雀东南飞,麻雀也东南飞”。党和政府为解决这个问题采取了很多措施。西部的人才成长和使用的环境有了很大改善,教育系统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支持西部地区培养当地能够“留得住、用得上”的人才;支持西部地区从东部地区引进人才;支持东部地区向西部地区输出人才。

尽管这样,西部地区包括东北地区高校人才外流的趋势总是遏制不住,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形成一个高潮,蔓延开来,这实际上对西部和东北地区来说是在“抽血”。因为打脱贫攻坚战有一个词叫作“造血”,要搞“造血机制”。“造血机制”就是提高人的素质,就是要有人才。你把人家的人才挖走了,不是“抽血”吗?我说你挖人家的人才,实际上是在挖人家的命根,所以希望我们东部的高校手下留情。

当然,仅仅靠呼吁手下留情是不够的。正如你刚才讲的,教育部为解决这个问题,逐步作出了一些制度安排。2月份,我们已经发了一个通知,要求东部高校要对人才引进作出规范,薪酬条件都要作出规范,在薪酬条件等方面不能搞恶性竞争。我们第一步先通过这样的办法,遏制恶性竞争。为了挖一个人,说给你建一个什么设施,比如实验室,你来吧,给你一幢别墅,薪酬多少多少。这种恶性竞争在市场上都不那么规范,更别说对人才这样一种特殊对象,所以,第一步先要遏制恶性竞争。

同时,各高校要对人才聘用合同契约加强管理,对引进各种人才加强规范,像“长江计划”“千人计划”“杰青”,让他们遵守契约,在约定期内不要跳槽,得按契约办事,不然就恶化了人才流动环境。我们有一些人就是这样,不断地今天跟甲方谈,明天跟乙方谈,后天跟丙方谈,营造对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流动环境,这不行。

下一步,在今年2月份出台的规定的基础上,引导各高校形成联盟,制定公约,对薪酬等条件大体上作出规范,目标是不让它恶性竞争。人才竞争是遏制不了的,但遏制恶性竞争是可以加以管理的。要规范正常的人才交流,不要搞恶性竞争,不要恶意挖人家的墙脚。从教育部的角度讲,也要改变一些评价机制。用评价机制作为指挥棒,使我们的高校下功夫练内功,自己培养人才,从海内外吸引人才,而不要浪费人才。谢谢。

“对职业教育要高看一眼、厚爱一分”

中央电视台、央视网、央视新闻移动网记者:我问的问题是关于职业教育的。工匠精神已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我们也非常欣喜地看到,大国工匠们也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认同。大国工匠都是从最基础的工人成长起来的,现在我们国家的职业教育还处在有很多问题的阶段。请问陈部长,我们的职业教育下一步应该怎样发展来适应新形势下的变化?国家是否有相关制度上的设计?

陈宝生:谢谢。这几年由于央视播出一个专栏节目,我们国家开始流行两个词,一个叫作“大国工匠”,一个叫作“工匠精神”。这两个词都和职业教育关系非常密切。职业教育是我们国家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家可以到福州去看看马尾船政学堂,那是150年前建的,是一个标准的职业教育学堂。它的办学理念、教学方法、管理制度,放在今天的职业学校里面都不落后。所以,职业教育在中国已经成长了很长时间,有了坚实的历史基础,现在又有着急迫的现实需求。为什么?我们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和新常态,进入了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要内容的结构大变动的时代。这个阶段加上新科技革命的兴起,加上我们国家制造业的快速发展,对职业教育的发展提出了急迫的要求,要求我们为现代化建设提供大量的、大规模的技术人才支撑。也就是提供两个公共产品,一个公共产品是在全社会通过职业教育弘扬工匠精神,一个公共产品是提供大量的大国工匠。这就是我们的历史任务。

这些年来,中央对职业教育作出系统的顶层设计和安排。我们有《职业教育法》,我们召开过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作了全面安排。现在,职业教育这一块,我们每年培养近千万的毕业生,源源不断地支撑国家的经济发展。这是作出的贡献,但是我们还不适应。不适应在什么地方?不适应在我们的办学理念,整个社会的理念都不适应。就社会的理念来说,大家希望上普通高校,不上职业学校,还是重普通教育、轻职业教育。这是理念方面的,我们还存在一些教育教学方面的问题,就是重课堂教学、轻实践能力的培养。教学和实践“两张皮”,课堂上学的不会熟练操作。在内容建设方面也有这样的问题,内容比较陈旧,讲的还是过去的技术,学生学了去就业,这个技术是过时的,没有用。所以,要解决这些问题,促进职业教育健康发展。

中国高校之窗

分页加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