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评论】部分世界一流大学支出结构的启示

中国高校之窗

摘要:以美国与中国香港地区若干世界一流大学为例,从支出对象与支出功能两个维度重点分析了这些大学的支出结构特征,并以此为基础,通过比较研究这些世界一流大学相较于该地区同类型大学整体平均水平的差异,得出有关高校成本投入与资源配置方面的启示。

关键词:世界一流大学;运行成本;支出结构;资源配置

本研究假设,大学在其发展的某个阶段,其实际可获得的资源条件并不总能完全支撑大学改革者的理想。所以,改革者在哪方面投入的资源最多,就意味着这是其最重视和最迫切的改革需求。因此,考察一所大学的改革举措,我们不仅要看其“说”了什么,更要看其将真金白银“砸”到什么事上去。“真金白银”背后折射出的改革事项,也许往往比改革“报告”本身更真实。因此,本文重点选择了几所世界一流大学,对其近年来的支出结构进行了分析与解剖,从支出功能的角度分析其改革的重点,并由此启发当前我国高校的综合改革。

“大学支出结构”的概念与分类

“大学支出结构”是依据一定的研究目的、采用一定的划分标准,对高校这一组织对象的成本构成要素进行划分及其形成的比例关系。[1]可分为两个维度:按照支出功能统计或按照支出对象统计。因此,本文将分别进行考察,以寻找世界一流大学近年来在支出结构上的共性特征,进而得出有关我国高校当前综合改革在资源配置方面的启发。目前,美国多数学校每年按照两种维度进行统计和分析财务数据,但也有高校只按一种维度进行统计, 而美国的国家教育统计中心只有对不同类型学校按照功能支出进行统计的数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对该组织内的国家和部分非该组织内的国家的高校经费支出均按照两种维度进行统计,并对数据进行发布;香港地区的高校也是如此。[2]

部分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支出结构特征与分析

教师和学生是大学的两大主体,其中,教师是大学中相对稳定的群体。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是大学的三大职能,其中,人才培养是大学最核心的职能。因此,本文按支出对象分类考察大学支出结构,其核心指标是教职工薪酬福利支出占经常性支出的比例;按支出功能分类考察的核心指标则是生均支出,特别是生均支出中涨幅最大和下降最大的功能性支出。同时,本文尽可能寻找同一地区同类统计口径的数据进行比较分析,通过对比该地区世界一流大学平均水平与该地区大学整体平均水平之间的差异得出结论。

1.按支出对象分类体现出的支出结构特征

按照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的定位,本文选择了香港地区的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美国公立大学加州大学系统为例,用他们公开的财务报告数据测算了其教职工薪酬福利占全年总支出的情况。其中,香港地区教师的薪酬福利支出数据为该地区高校年度财务报告中的“薪金及工资”,它包括 :“未休年假拨付之变动、约满酬金、退休金成本—定额供款计划、退休金成本—定额福利计划(雇员退职公积金和第三类公积金)、房屋津贴、其他福利(医疗福利、教育津贴和旅费津贴)”。也就是说,该“薪金与工资”数据包括了香港大学给教师支付的薪酬以及有关退休、祝福、教育、医疗、差旅等各方面福利的货币支出,即我们内地高校通常所说的“薪酬福利待遇”。加州大学系统的数据则为该校总校公布的财政报告中的“薪酬和福利”,它包括员工工资、退休金、医疗保险。从上述数据可见,这四所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 教职工薪酬占总支出比例基本稳定在60%左右。

2.按支出功能分类体现出的结构特征

考虑到不同地区经济发展状况的差异、政府对高校投入的差异及不同高校财力的差异,本文对生均支出的考察区分了不同的地区,并将所选的大学个案同该地区的平均水平进行了比较。

第一,香港地区。香港教资会资助大学的生均支出水平从 2010年—2015年基本稳定在23万港币左右。教资会所资助的8所香港大学中最著名的3所—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及香港科技大学的生均支出均高于8校平均水平。2014年,3校均值比8校均值高5.51万港币,折合人民币4.7万元,相当于高出均值23%。

第二,美国。笔者收集了2008年—2012年间,美国公立研究型大学和私立研究型大学按照不同功能划分的生均支出变化数据。2012年,美国公立研究型大学的生均支出为27,953美元,折合人民币18.63万元;美国私立研究型大学的生均支出为56,187美元,折合人民币37.46万元(均按照2016年8月26日的外汇牌价, 美元兑人民币汇率6.667测算)。从2003年至2013年,在美国,无论是公立研究型大学还是私立研究型大学,生均支出虽略有增长但涨幅不大,均不到1%;涨幅最高的是学生服务,其次是科研,再次是学术支持;教学方面的涨幅则略高于平均水平;除此以外,公共服务、机构支持、运行和维护这三方面的支出则非升反降,下降最多的是运行和维护。

那么,哈佛大学在2008年—2012年这五年间的生均支出又是什么情况?这五年,哈佛大学的生均支出涨幅则远高于美国私立研究型大学的平均水平,约是它的9倍。同样,哈佛大学在学生服务和学术支持方面的涨幅最大,在教学方面的涨幅稍高于平均水平,在运行和维护方面则是非升反降。从绝对值来看,哈佛大学(不包括科研)的生均支出远高于私立研究型大学平均水平,2012年为84,218美元,折合人民币 56.15万元,是私立研究型大学平均水平的1.5倍。

综上可见,虽然美国研究型大学从2008年—2012年在生均支出方面的涨幅不大,但是顶尖一流大学的涨幅仍接近于9%。从支出功能来看,共性的是在学生服务、科研、学术支持方面均有较大增长;在教学方面,则始终保持了略高于整体涨幅的水平;但在运行和维护方面的支出则均有下降,该项支出是下降最多的部分。

3.对支出功能分类进一步细分得到的启发

为了更细致地考察美国大学不同功能的支出变化具体包括了哪些内涵,根据美国全国高等院校财务主管协会(NACUBO)关于后中等教育支出的功能分类定义[3]:

教学支出:包括一个院校的教学项目中所有活动的支出,不包括主要活动为行政管理的学术人员(如教务长)的支出。科研支出:包括所有为产生研究而专门组织的活动之全部支出,无论这些活动由院校之外的机构委托,还是由院校内部的一个组织单位单独进行预算。这个研究类别不包括没有得到单独预算的院系研究活动,此类支出包括在教学类别中。学生服务:学生服务类别包括招生办公室、注册人员以及主要目的是服务于学生正规教学项目外的情感、身体健康及智力、文化和社会发展的活动所产生的支出。公共服务:公共服务领域包括主要以为院校之外个人或集体提供有益的、非教学性质服务为目的的活动之支出。学术支持:学术支持类别包括为院校的主要任务即教学、研究和公共服务提供支持服务所产生的支出。其中,有一项是为教职员工提供个人和职业成长及发展机会的正式组织的以及或者单独进行预算的活动的支出、为大规模改善或扩展院校教学而开展的活动之支出。机构支持:包括与整个院校管理和长期规划相关的集中的行政管理层级的活动所产生的支出。运行和维护:包括对院校硬件设施进行管理、监督、运行、维护、保养和保护所产生的所有支出。此类别中不包括与资本有关的债务所产生的利息支出。

根据上述进一步细分的定义,结合收集数据,从2008年—2012年,美国研究型大学,无论公立还是私立,首先,支出涨幅最多的是对学生正规教学项目外的情感、身体健康及智力、文化和社会发展的活动所产生的支出;其次,是有单独进行预算的各类研究支出;再次,是针对学术的支持,包括为教职员工提供个人和职业成长及发展机会的正式组织的以及或者单独进行预算的活动的支出、为大规模改善或扩展院校教学而开展的活动之支出。以哈佛大学为个案进行考察,也同样体现了这个特征。首先,支出下降最多的则是对硬件设施的运行和维护;其次,是行政管理方面的支出。哈佛大学虽然在行政管理支出方面仍有上升,但在硬件设施运行和维护方面同样是大幅下降。

4.结论

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的运行成本,从支出对象来看,教职工薪酬占总支出的比重基本稳定在60%左右。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的运行成本,从生均支出来看,由于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和各校综合财力的差异,不同地区高校的生均支出水平差异较大,即便是同一地区,不同的高校,其生均支出水平也可能存在较大的差异。例如:香港中文大学高出香港地区教资会所资助的8所高校平均值的43.4%。哈佛大学高出美国私立研究型大学平均值的50%。整体而言,本文所研究的香港和美国地区研究型大学的生均支出均稳中有升。其中,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的涨幅则均大于平均水平;在学生服务、科研、学术支持方面,生均支出的涨幅最大;在运行和维护方面,降幅最大。

中国高校之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