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我的高考故事

中国高校之窗

小时候,我最怕一个人走夜路,因为路上有未知的恐惧。

至今依然记得第一次走夜路时的情景,那个时候我十三岁,正值小学关键时期,因为热爱文艺,遭到了父母强烈反对,晚饭还没吃完,童稚未脱的我一气之下就独自跑出家门,冲进无边的黑夜。不知道走了多远,或许连村口都没走到,我的两条小腿就直打哆嗦。因为害怕夜幕中有鬼魂正在伺机而动,胆小的我连忙拔腿就往回跑,正巧撞上了出来寻我的父母。就这样,我妥协了,全副精力投入了不断升学的战役。

由于初中时长期的身体不适,缺了不少课时,我在学业成绩上有点落后。17岁时,我以择校分进入东关中学。可能正值青春叛逆期,也可能心中暗藏了些许自卑,刚进入东关中学时,我的心理压力极大,一度被视为“问题学生”。

何其有幸,我于迷茫中遇到了“东园”。“东园”是东关中学的校园文学社团,当时由教语文的叶国强老师负责。叶老师虽然即将退休,但热情不减,对每一位社员都很用心,在他的循循善诱之下,我重拾起儿时的爱好。从此,在忙碌的学习生活中,我有了情感与思想的依止,这也直接影响了我在高二分班时选择了文科。

一个人总有几处要紧的关口,可以影响一生,“东园”算是一个。但濒临高考,刚刚拾起的东西又将放下,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紧张的学业,令人倍感流光之迅速,一回头,就到了高考之年。这一年,我第二次走了夜路。

我是通校生,不在学校就宿,每晚都要回家。高考前的一阵子,回家已经很迟了,出了校门,灯光逐渐寥落,夜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没有夜公交就打车到村口,摸着黑在久久没有修完的路上行走,慢一点,是十五分钟。虽然还是夜路,但对于那个刚成年的我来说,已经不再有恐惧,而是隐隐的忐忑——一种对黑暗里前路未知的忐忑。

面对高考,面对未知的前程,我何尝没有这种走夜路时的忐忑呢?

幸运的是,我的高三班主任陈林强是一个开明的老师,他不仅注重成绩,还很注重学生的特长。也许是发现了我的个性特点,在那段忐忑的岁月里,陈老师给了我许多开导和鼓励,让我在难熬的高三有勇气把自己的爱好坚持下去。也许是因缘如此,这一年,在朋友引荐之下,我还结识了业师握兰殉梅先生,业师身出名门,四世教书,在诗书画印曲等皆有造诣,奈何不遇。他以七秩所历沉浮并一生行藏,为我打开了遥望前程的眼睛,并试着为我参谋未来,指引道路。高考,就在这万事绸缪之际,到来了。

奈何,高考失利!

现在说不在乎那是假的,当初,我也经历过挣扎,也流过眼泪,也在黑暗中失意地徘徊。但恰恰是这一击当头棒喝,让我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河南拜师。

难以忘怀,在河南租了一间10平米的陋室,吃也不好,睡也不好,也没有暖气,没有电视,除了桌床椅灯之外几乎只有四面空荡荡的墙壁。“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的日子持续了两百余天,孤独中,我明显感受到了自己的成长。

业师对我的帮助很大,这背后是一个又一个深夜的促膝长谈、倾囊相授。我们常常能到凌晨一两点,下了楼,摸黑走一条没有路灯的漫长街道,几个转弯,我才回到住所。这是我第三次走夜路,一路上总会想各种各样的问题,注意力不在黑夜中,便再也没有忐忑过。这样的夜路,我几乎天天要走。

在往后的岁月里,我孤身一人漂泊异地,辗转经年,不知又走过多少的夜路,虽然再也没有幼年时的恐惧、高考时的忐忑,但那种感觉却深深印刻在我的心里,难以忘怀。

其实,夜路并没有什么,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这种心理变化的过程。我相信,类似高考失利这样的问题,在人生路上还有很多,但失意与挫折并不可怕,只要能够在夜路中寻到属于自己的方向,并坚定地走下去,天终究是会亮的。(作者:章抱苦)


中国高校之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