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建立体系、统一标准——推动职业教育培训“提质增效”

中国高校之窗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今年以来,对于职业教育的发展方向,教育部提出做强中职、做优高职、做大培训。对此,今后一段时间,如何加快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的建立,做大职教培训,进而推动职业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职业教育促进就业创业,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等能力,我们邀约一线职教人建言献策。——编者

“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是党的十九大对现代职业教育发展赋予的新使命,是对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中指出“积极发展多种形式的继续教育,建立有利于劳动者接受职业教育和培训的灵活学习制度,服务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目标任务的高度阐释和重新定位,也是实现职业学历教育与职业培训新使命的基础。而“做强职教”“做大培训”,则是完善职业教育与培训体系的目标。

破解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的关键薄弱环节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职业教育与培训实现了历史性跨越。目前,全国1.23万所职业院校开设约10万个专业点,年招生总规模930万人,在校生2682万人,每年培训上亿人次。在规模上,已经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基本具备了大规模培养技术技能人才的能力。但与产业发展要加快实现“高质高能”转型升级战略目标的总体要求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应从“体系”的完善度、“标准”的统一度、“支撑”的保障度等方面找到解决问题的路径。

———在制度性要素层面,不断完善职业教育与培训体系。

相比普通教育建立的从小学到大学的完整体系,职业教育实质上依然还停留在中等职业教育和专科高等职业教育两个层次,普职教育两个体系互通和衔接性很差。虽然不同地区探索建立中高职衔接、中职与本科衔接、高职与本科衔接的路径,但毕竟不是体系和制度框架下的真正改变和完善,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互通和衔接问题,极大地影响了职业教育学习者继续学习以及普通教育学生职业体验学习的需求。因此,可借鉴澳大利亚建立的全国统一的资格框架体系,从法律制度层面,明晰职业教育和培训的管理体制,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继续教育的衔接制度,职业培训与学历教育的学习互认制度,依法保障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的进一步完善。

——在基础性要素层面,建立统一的职业教育与培训标准。

现阶段,我国职业教育课程开发可参考的标准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各地区、各学校更多地依赖于开展针对性的行业企业调研,导致了调研的覆盖面不同、科学性不一致等问题。虽然国家对中职和部分高职的专业教学标准有指导性意见,但是标准的代表性和及时更新无法很好地保证。更为重要的是,我国职业教育学历证书与职业资格证书相分离,严重制约了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的构建与完善。因此,统一职业教育与培训标准,借鉴澳大利亚培训包的做法,可以实现不同机构实施的资格课程拥有相同的品质保证,学习者个体和企业人员都可以得到有质量保证的教育和培训服务。

——在条件性要素层面,加大政策保障的支撑力度。

一是我国目前还没有对职业教育教师的资格做出详细规定,职业教育教师的培训和培养没有统一的标准体系,教师在实施教学和培训的过程中势必出现水平参差不齐的现象。二是产业与职业教育合作而深度不够,在校企合作方面缺乏制度保障。三是管理体制存在行政分割,职业学校和技工学校分属不同行政部门管理,导致职业教育和培训的政策不统一、资源浪费和运行不畅。因此,针对以上问题,亟待建立和完善职业教育教师能力标准以及教师资格证书制度,出台校企合作的刚性制度,统一管理职业教育与培训机构、资源,才能有效构建提升职业教育与培训质量的条件性要素。

中国高校之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