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北京理工大学:从“慢变量”中破译一流大学密码

中国高校之窗

在国庆60周年阅兵的30个方阵中,北理工参与了22个方阵的装备设计和研制,参与数量和深度位居全国高校之首。以至于在北京理工大学的师生中流传这样一句话:“大阅兵里的武器装备,不是北理工研制的,就是北理工参与研制的。”这其中饱含了该校几代科技人员的心血,印证着它向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理工大学迈进的坚实步伐。

这样的成就如何获得,最有发言权的当属掌舵北理工10年之久的校长胡海岩院士,他深谙厚积薄发,学科融合之道,又兼具国防科技与基础学科的左右互搏,相辅相成之术,在“双一流”大学的建设大道上,北京理工大学正在稳步前行。

作为国防科技特色的高校,不能“就事论事”仅仅将目光盯在工科上,它想要走向一流,必须追本溯源,要有强大的基础研究,要有很好的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来做支撑。这样的话,才会拥有原创的核心技术,也才有可能在更大的纵深上实现更大突破。

陈志文:如果别人问,北京理工大学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作为校长您会如何来作答?

胡海岩:我们通常说它是一所具有鲜明国防科技特色的研究性大学,首先突出它是具有国防科技使命这样一个特点。同时又要强调它的研究性,也就是说它同时培养高端人才,为国家产出高水平学术成果。当然了,面对不同的群体,我可能又会去强调它的某些不同的方面。

陈志文:也就是说维度不同,角度不同,北京理工大学也会有不一样的呈现。

胡海岩:比如面对一帮孩子,我会对他们说北理工的足球在全国高校中是绝对的第一名,这句话一说,就可以赢得小伙子们的一片掌声。

如果是面对比较专业的听众呢,我会告诉他们,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当时北京理工大学研究的是以火箭、导弹为代表的尖端武器,我们为当年“两弹一星”的研制,以及新中国的军用电子工业的诞生、成长和壮大培养了很多人才。

比如像大家可能都听说过我们“中国预警机之父”王小谟院士就毕业于北理工,也就是说,北京理工大学的信息学科是非常强大的。除此之外,北京理工大学的雷达专业和坦克专业也都很强,我们是国家唯一设立坦克设计制造这样完整体系的学校。

陈志文:我记得您是2007年当了院士,也就是那一年来到北京理工大学做校长,这一晃十年了。您现在对北京理工大学的一个理解、定位或者它的发展的考虑是什么?

胡海岩:对于一所大学来讲十年不过是一个瞬间。在我的观念中呢,大学的发展是一个长周期的过程,十年它往往只能走一步。

来北理工之前其实对它的了解非常少,只知道它是1940年创建于延安的自然科学院,是中国共产党创建的第一所理工科院校。来到这儿之后呢,才慢慢地体会到它的这种红色的基因。它的延安精神的传承,那么,当然也体会到它建校几十年来,为我们国家尤其是国防科技工业所做的贡献。

改革开放之后,北京理工大学从一所传统的军工院校,实现了五个转变。那么今天回过头来又有十年过去了,我认为我们依然在那五个转变之中,这五个转变里面比较容易说的就是从原来以军为主,转向“军民结合,寓军于民”。我们现在讲要面向两化融合,就是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同时要面向国防科技的现代化。

再比如就是我们过去是一所完全以工科为主的学校。现在是理工并重,相互融合,同时又有工理管文协调发展。

只不过我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某些方面得到了更好的发展机遇,比如像“理工并重,交叉融合”。这十年来,我们认为这方面进步是比较快的,因为我们自己深切地感受到,作为国防科技为特色的学校,它如果要走向一流,必须要有强大的基础研究,有强大的理科,要有很好的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来做支撑。这样的话,才有原创性的一些想法,才能有原创性的技术。

陈志文:我特别注意到你强调理工的结合,在这方面有什么跟我们介绍的?

胡海岩:首先是队伍的建设,我们不仅是从海内外,著名的大学,中国科学院引进了一批很优秀的年轻的学者,同时我们自己也在培养自己的优秀的学者。近年来,最让人欣喜的是我们在数学、物理、化学这些基础学科培养出了年轻的学科带头人,有了自我造血能力,这对于教师队伍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其次就是建立了一批理工交叉融合的这样的学科平台,在此之上鼓励优秀的学者和我们的国防科技的相关专业去交叉。这样我们的工科有这样一个基础做支撑,一些非常源头性的想法可以去实现了,慢慢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相互促进。

决定大学这样的复杂系统本质变化的是那些“慢变量”,只有所有的子系统协调发展都达到较高水平才能真正成为一流大学。因此,摒弃急功近利,吸取国外先进大学经验,扎根中国,符合规律的良性发展才是正道。

陈志文:1995年扩招以后。高等教育一个飞速的发展,各大高校也都进入一种“野蛮生长”的状态,特别是学科方面的扩张,那北理工能否做到围绕学科核心这个逻辑来进行扩张呢?

胡海岩:这是一种理想,大学崇尚学术自由,每个教授都有他自己的想法。因此我不敢说我们所有的扩张都是这样理性的,就是说它可能有一些野蛮生长的成分,但我们一直主张就是不去搞大而全。我多次在很多场合坚定的表态,我们不是综合性大学,我们是多学科并重发展的一所学校,而且要强调多学科的融合。

如果是某些教授们提议要去发展一个学科,这个学科跟我们已有的学科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说这个学科很重要,或者说这个专业毕业的人就业很好,是不能打动我的,我也是坚决反对的。

陈志文:您曾经留学德国斯图加特大学,在美国杜克大学也待过两年,能否比较下这两个高校的风格和区别,并谈一下对于国内高等教育从它们那里可以借鉴到什么。

中国高校之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