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1977年,他的命运因高考而改变

中国高校之窗

从小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落后、荒凉,读高中时,必须翻过大大小小7座山,步行六七个小时的路程,才能到达学校所在的镇子……在那个年代,对于已经当了两年民办教师的赵耐元来说,最大的梦想就是能转正,成为公办教师,堂堂正正地吃上一口“公粮”。

走出大山,还能去首都北京上学,这都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幸运的是,1977年的高考,彻底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人物:赵耐元

高考时间:1977年

就职单位:中国铁通山西分公司

翻7座山才能到学校 教室还得学生自己盖

现年60岁的赵耐元出生在吕梁市中阳县牧峪村,在他的记忆里,那是一个偏僻、荒凉的村子,隐藏在大山深处,在整个县里也是穷得“挂了号”。全村总共也就30多户、100多口人,村子里只有小学,还是只能上到三年级,四年级时赵耐元就不得不到公社所在地去上学了,那里离他们村有10里地。等到上高中时,因为他们公社没有高中,他必须翻过大大小小7座山,到距离他们村70里地的另外一个公社,每次都得走上六七个小时,才能到达。那时的高中只上两年,然而,这两年却给赵耐元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1973年,16岁的赵耐元顺利考上了中阳县暖泉公社暖泉中学,这所中学已经成立有一年,赵耐元是第二届学生。当他到达学校时才发现,学校连个像样的教室都没有,他们就在一个简陋的棚子里上课。因为离家太远,赵耐元基本上一个月才回去一趟。每逢周末,他就会和其他不回家的同学一起帮学校盖房子。搬砖、烧砖、当小工……到高一后半学期时,赵耐元和同学们终于有了上课的教室。此时,已是秋天,天气越来越冷,新建的教室里阴冷潮湿、寒气逼人。“那会儿也不像现在,没有暖气,更不用说空调了,我们60多个同学就靠一个铁炉子取暖,柴火还得我们自己去找。”赵耐元回忆,“大家生活条件都不好,脚上穿的几乎都是布鞋,能穿上件黄大衣那就算条件好的了。坐在教室里,一个个都是蜷着身体,实在冷得不行了,就站起来跺跺脚,搓搓手,一个冬天下来,很多同学的手、脚全都生了冻疮。那会儿卫生条件差,也没有什么药,实在熬不过去了,就用热水烫一烫。”

经常用面汤撑肚皮 没过多久就又饿了

外界环境的艰苦或许忍一忍就过去了,那时,最让赵耐元难以忍受的是挨饿。“那会儿供应短缺,学校基本上是两顿饭,一顿是高粱面窝窝头,一顿是豆面、和子饭,经常吃不饱。”赵耐元说,因为吃不饱,他们很多人养成了喝面汤的习惯,用汤撑肚皮,一个个都撑得快要走不动路,可肚子里没有“实在货”,一泡尿的功夫就又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因为吃不饱,赵耐元每次回家,母亲都会给他带点儿干粮。“要么是炒面,就是把莜麦炒熟了,磨成面,吃得时候,拿开水一冲,搅和起来就能吃,方便。要么就是把窝窝头切成片,烤干了带着。”赵耐元说,“就这,也不是说想带多少就带多少,还得看家里的情况,即便有足够的粮食,上学路途遥远,也只能量力而行,根本不够吃。所以,每个月都得精打细算,尤其是快到月底的时候,更得盘算好了,就怕熬不过去。”

有一次回家,正好赶上下大雪,路上湿滑难走,赵耐元和四五个同学刚走了一半的路程就饿得扛不住了。“本来就好几天没吃饱,想着就是回家拿粮的,没想到路那么难走,消耗的体力也多,几个人歇着歇着就都哭了,那种滋味要不是亲身经历过,你根本想象不出有多么难受。”赵耐元说,后来,他们硬挺着走到了一个村子,遇到一家好心的村民,给他们每人做了一碗“抿圪斗”,这才又有力气坚持着回了家。“那应该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爽口的饭。”赵耐元说,那一天,原本6个多小时的路程,他们足足走了10个小时。

在赵耐元的记忆里,那个年代最好吃的应该是5分钱一个的烧饼,然而,因为囊中羞涩,他也只能远远地看上几眼。“高粱面窝窝头估计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了,因为面磨得粗,吃的时候会拉嗓子,经常都是硬着头皮往下咽。”赵耐元笑说,“那会儿每天吃的都是粗粮,天天吃、顿顿吃,吃得人都觉得恶心,而且没有什么调料,就连醋、酱油都没有,吃面的时候能撒点儿辣椒面、放点儿咸盐就很好了,没想到现在吃杂粮倒成了一种时尚,而且各种调味品也多了,特别是年轻人,还觉得蛮好吃的。”

中国高校之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