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评论】“慢就业”“缓就业”全部是消极成长?

中国高校之窗

当2016届大学毕业生的就业话题还没有结束时,又有一批新人踏入了求职大军。2013年全国各类高等院校招生690万人,加上硕士、博士、当年的高职毕业生以及留学回国人员,2017年将有八九百万名毕业生走出校门。不过,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可能不忙于就业,间隔年、毕业旅行、出国备考、享受生活,这都会是他们不就业的原因,成为“慢就业”“缓就业”一族。

也许很多人在为这代年轻人忧虑着急,但他们早就不把毕业后马上就业、就业后在一个岗位上安心工作数载看成一个必须遵守的规矩,90后一言不合就辞职也已经不是新闻。麦可思研究院今年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届本科生毕业3年内平均雇主数为两个,8%的本科生毕业后有4个及以上雇主,38%的人毕业3年内仅为1个雇主工作过,不到40%的人能在一个工作岗位上待上两年依旧“痴心不改”。

不过,对于“慢就业”“缓就业”应该分类来看,一种是主动选择,一种是被动而为。对于前者,完全可以尊重他们的选择,而对于后者,另当别论。

我们来看前者。这些年轻人应该大部分是城市家庭中的孩子,他们是在物质丰富的环境中长大,比80后成长的环境更加多元,物质更加多样。他们的理想早就不是过年穿新衣、过生日吃蛋糕,有新玩具,新鲜、独特、个性化是他们的标签。

值得关注与反思的是,他们是在父母的爱心束缚和捆缚中长大的。

他们的成长年代是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连续多年两位数的增长,让我们短时间内走过了发达国家几百年的路程,就像压缩饼干一样,很多社会基础来不及配套,问题高度集中。这决定了他们不是自由成长起来的一批人。汽车快速增多,交通管理只能逐步完善,基于出行安全,他们不可能一个人过马路;怕被人拐骗,他们不可能一个人去菜市场去亲戚家走动;学校里,老师怕他们磕碰,课间不能去操场玩耍;独生子女,家里唯一的下一代,举手投足都有大人的目光追随……

最绕不开的是义务教育问题突出,幼升小择校、小升初混乱、极度掐尖的中考,一步步被动地拼过来,父母对孩子严加约束的同时,要求他们学业有成出人头地,可以说许多努力都是功利型的:学钢琴为了考级;学画画为了拿证书;学奥数为了上重点中学……所有比拼从幼儿园开始,甚至从刚呀呀学语就要上那个把苹果叫“apple”的早教班。

考上大学、直至毕业,他们才觉得身上的绑带彻底被松开,而一个被捆着长大的人活动手脚也需要时日。他们不想再被约束也是自然而然,放松、思考,不着急工作,想想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并非全都是消极的成长。许多人学钢琴小提琴虽然为了考级,但音乐鉴赏力已经形成;学画画为了考证,但是艺术的种子从小种下才能开花;他们会享受生活,他们会创造娱乐……这些也是人格完善、健康成长的基础。

大自然需要休养生息,草原轮牧、森林禁伐都需要如此,在经济增速放缓,人民幸福感需要提升的今天,让这些主动选择“慢就业”“缓就业”的学生放慢脚步,不失为一种积极的态度。国家需要丰富的社会供给、高精尖的科技设备、优质的基础设施,也需要文学、艺术、教育、哲学思想、完善的社会管理、相对合理的社会福利等其他软实力的提升。

当然,如果只是把父母当做银行,不思进取,不对家庭和自己负责,无限期“啃老”,这类年轻人不能得到任何人的宽容和理解。

对于那些需要用工作来解决生存的学生,还是要实事求是,弄清楚自己的特长是什么需求是什么,现在最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如此才能安心开始职业之旅。而广开就业渠道,提供就业信息,提升大学生的就业能力,政府和学校责无旁贷。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中国高校之窗

分页加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