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南科大原校长朱清时:“南科”五年 并非“一梦”

《新闻1+1》2014年9月9日完成台本——朱清时:“南科”五年,并非“一梦”

(节目导视)

解说:

五年前63岁的他踌躇满志,对未来充满希望。

朱清时:

希望全国的高校、教育界、社会都看到,原来中国的大学还可以这样办。

解说:

五年后正式卸任南科大校长,朱清时给中国的教育改革带来了什么?

朱清时:

困难和不足还很多,学校的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解说:

五年,如何看待自己的付出和努力,五年如何评价这所大学的探索和坚持。《新闻1+1》今日白岩松专访朱清时:“南科”五年,并非“一梦”!

主持人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9月1日是开学的日子,对于绝大多数的学校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开始,但是对于南方科技大学来说,9月1日这一天却是创校校长朱清时卸任校长的时刻,他用三个鞠躬来告别校长的位置,我们一起来看一下。鞠躬只是一个很短暂的时间,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了原南方科技大学的校长朱清时,现在可以说还是看守校长,我要加一个引号,因为新的校长临选要在9月底的时候可能才会有最后的结果。朱校长明天就是教师节了,得先祝您教师节快乐。

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 朱清时:

谢谢。

白岩松:

卸任这些天之后快乐吗?

朱清时:

很快活,很轻松,还有很多事情在做。

白岩松:

我注意到了因为可能是南方科技大学作为创校的校长,这五年媒体关注非常多,因为也寄托了好多人高校的改革的期待,因此您卸任这几天的时候,我发现媒体报道很多,但是这里的关键词并不一样从标题上,你看。我罗列了一些有这么多像妥协、身心俱疲、最牛校长、遗憾、惨胜、失败,让您选一个,您会选哪个?还是都不选?

朱清时:

都不选。

白岩松:

为什么?

朱清时:

我觉得这些描述都比较表面,他们看问题的角度跟我自己不一样。

白岩松:

惨胜,毕竟有胜吗?

朱清时:

我觉得我们五年做到的东西远远超过惨胜,我们把五年充分利用起来,能做的都做成了。

白岩松:

我这有一个空的板子,那您自己写两个关键词,写一个关键词看是哪个关键词代表您这五年一个感受,在这个时间在您写这个关键词的时候。来,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朱校长卸任的那个时刻。

领导:

欢迎朱清时校长为新生致词。

解说:

9月1日在南方科技大学2014年新生开学典礼上,大家以长时间的掌声欢迎朱清时的演讲。因为这是他以校长身份做的最后一次演讲。

朱清时:

南方科技大学是我国高教改革的一所实验学校,在过去的五年中。

解说:

五年前明显提出要以去行政化、自主招生、自授学位原则办大学的朱清时,曾吸引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五年后已经68岁,即将卸任校长的朱清时依然鼓励新进入南科大的学生,要独立思考、创新。

朱清时:

五年的时间很短,我们的教改刚刚起步,困难和不足还很多,学校的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解说:

短短9分钟演讲后,他朝台下连鞠了三躬,学生、家长掌声不断,演讲之后的第二天朱清时正式卸任。五年前同样是在9月,朱清时在接任南科大校长后做了第一次公开演讲,当时已是63岁的他脸色红润,声音洪亮,对未来充满了期许。

朱清时:

把这五年规划好,已经有了规划了,我们正在一步步把这个规划实现。正如有些媒体评论,我们就把这“一亩三分地”种好,种好的期许是什么?种好之后希望全国的高校、教育界、社会都看到,中国的大学还可以这样办。

解说:

五年前的演讲媒体形容他是踌躇满志,五年后的今天当朱清时正式卸任,他和他的同事们奋斗了五年的南方科技大学又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白岩松:

刚才给朱校长了一个作业,然后朱校长快速的写出来了,是无憾两个字,为什么是这两个字?

朱清时:

因为我们把能够做的都做成了,而且南科大这五年在全国的教育界和社会上都产生了影响,使大家认真在思考教改的各种问题,我们的作用就已经达到了。

白岩松:

如果要让我写一个的话,我可能会写这两个字,您接受吗?不舍。

朱清时:

当然我从感情上是不舍的,因为南科大给我,我们已经有很深的关系了,我会一直关注南科大,并且也尽我的全力帮助它发展。

白岩松:

您刚才有一句话叫把能做的都做了。

朱清时:

对。

白岩松:

但是我想问您的问题是想做的做了吗?

朱清时:

是,我们想做的最重要的是探索如何在中国的大学增强学生的创新能力,我们把做了一系列的教改措施,这些教改措施都取得了好的结果,我们第一届学生马上就要毕业了,我可以预期他们都会得到社会的欢迎,就是顺利毕业的这批学生。另外我们在学校的筹建上我们已经有一个150位教授组成的教授队伍,他们都很优秀,这样一个教授队伍是南科大发展的最好的基因,我们已经开始有1200个学生,这些学生也很优秀,好的学生或好的教师形成了南科大进一步发展的最好的基因,我相信南科大今后会越办越好。

白岩松:

如果要是回头看这五年,五年从一个学校的发展来说真的是实在太短了,但是如果说有一个收获的话,大家好像更多关注的是朱清时本人,这五年始终是这样的,但是其实可能更该在此时关注的是朱清时给南科大这五年带来了什么,如果说一个最满意的结果是什么?是您刚才说的教授150,学生120,然后老师跟学生1比8,中国绝大多数的高校一比十几,甚至1比20,这是唯一的一个吗?

朱清时:

我想南科大对于中国的教改探索走出了很重要的一步,就是我们探索把高校如何去行政化,在高校如何增大高校的自主权,特别是自主招生或自授文凭,我相信在五年前,南科大刚建立的时候,大家对去行政化和自授文凭都没有怎么关注也没有思考,五年过去了现在去行政化或支持文凭,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而且大家都在思考,我觉得这个是南科大做的最好的一件事。

白岩松:

您提到了这一点,我就要列出五年前,因为您在那段时间的时候《新闻1+1》就在关注这件事。因此您当时是带着这样三个想法走到了学校,也走到了公众社会的面前。这三个目标是什么呢?去行政化、自主招生、然后自授文凭。五年过去了,这三个目标,如果要重新排个序,那个实现的偏多一点,哪个实现的太少,您的排序会是什么?

朱清时:

我们自授文凭第一届学生确实自授文凭了,而且他们有两个提前毕业,已经被牛津大学,伦敦大学录取了,社会都高度关注这批学生,看看他们有没有真本事,然后按照他们的真本事来接受他们的文凭,我想能够做到这一点就是南科大这五年改革的一个很大成功了,我们不能说南科大培养的这几百个学生,就会对中国的教育有多大的影响,但是观念上的冲击我想这作用已经达到了。

白岩松:

也就是说排序第一个是从自授文凭做的相对比例大一点。

朱清时:

我们已经做到了第一届学生自授文凭。

白岩松:

排第二呢?是去行政化呢?还是自主招生?

朱清时:

自主招生,我们第一届学生是真正自主招生,后来我们得到教育部(微博)的批准,用631模式招生,就是高考(微博)成绩占60%,自主招生考试占30%,平时成绩占10%,我们自主招生方法现在有很多学校已经在开始实行了,我觉得我们自主招生也是走出了一条新路。

白岩松:

不出预料您排的最后的是去行政化,这条路很难走,绝不仅仅是朱清时校长,我不在意我副部级、或者司局级就那么简单。

朱清时:

是。

白岩松:

难在哪?

朱清时:

难在整个国家的管理体制需要改革,一个局部才能够顺利改革。我想我们的教改到今天已经到了最后一个,就是学校的领导班子怎么产生?这个问题一定要走出一条新路,我们的教育改革才能够走完,才能够真正做到去行政化。

白岩松:

说完了这个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南方科技大学的校徽,我们可以一起看看这个校徽,其实是一个火炬,但是您当时在科技大学的时候就想用这个火炬来当这个校徽,我们可以一起去看一下,终于到了南方科大的时候,您把这个火炬变成了南方科技大,为什么这么痴迷于这个火炬,让它成为一个学校的标志?

朱清时:

因为我在中科大做校长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们的教育现在需要走出一条新路才行,正如钱学森先生给温家宝总理说的这个问题,我们这些年已经培养了很多学生,但是没有一个学术水平跟民国时期大师相比,然后就问为什么我们高校培养不出接触人才,这个问题把中国的教育的弊病一下子表露的很清楚,我们国家,我们的学生或家庭都为教育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到头来发现我们培养的学生创新能力不足,就是没有真本事,这个对国家发展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那么南科大,我就在想在中科大校长任位我们需要有一个有些学校要高举起改革的火炬往前走,走出一条路,所以我心中就期盼高校能够有一个改革的火炬,走出刚才钱学森这个问题表述的困境,那么中科大我就想做这个。校友,大家对老校徽很有感情,但在南科大这个火炬那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南科大就是想在中国的教育中间成一个举起火炬往前走的这样一个学校。

白岩松:

历史往往是高校非常重要的一个财富,但有时候想要变革的时候,历史有的时候也会会产生另外的一些影响,但是一个新的学校就不会了,因此这个火炬会成为刚刚创校的南方科技大学的这样一个校徽,但是仅仅五年的历史,也许回顾有点太短,但是还是要回头看一看进行了哪些探索,有哪些成功,也会留有哪些遗憾。

解说:

2014年南方科技大学的开学典礼迎来了608年报道的新生,使得这所备受瞩目的高校在校生达到1218人,谁都不会忘记,南方科技大第一届报道的新生只有44名,2010年12月15日已经筹备三年的南科大,始终没能拿到招生许可证,校长朱清时决定不等了,他要建立首个实验班。

声音来源:

时任南方科技大学校长 朱清时:

来之前先跟学校签订一个协议,就是自愿参加教改试验。

解说:

2011年3月,南方科技大学迎来首个教改实验班44名新生,而这44名学生的到来,在当时也被很多人认为是冲着朱清时本人去的。当年6月他们无人参加高考,考场被迫取消。2012年5月29日南科大接到了教育部对招生方案的批复,这意味着这所筹建多年的高校获得了教育部认可的招生资格,当年入校新生人数达到188人。如果说首批学生是慕朱校长之名而来到南科大的话,那么随后三年招生人数的翻倍则依靠的是南科大的变化。目前学校一共设置了八个理工科系,已经批准建设三个研究中心,签约引进教师150多人,其中90%以上拥有博士学位,60%以上具有在世界排名前100名大学工作或学习的经历。如今朱清时已经卸任校长,而他招的第一批44名学生在几个月之后也将成为南科大的首届毕业生,这44名学生中除了4人中途退学,6人学分不够延期毕业外,其余34名学生都非常优秀,其中两人是提前毕业,已经被牛津大学和伦敦大学录取,而这批学生最特别的地方在于他们将获得的是南科大的自授文凭。

白岩松:

朱校长其实今年你卸任的时候是68岁,如果从行政化的角度来说,可能是该退休了,但从一个大学校长来说包括您自己的身体来说,也许大家觉得还能干好多年,如果周围的环境很顺畅的话,您会不会其实是继续干而不是卸任呢?

朱清时:

我自己心中很有数,因为年龄已经大了,精力不行了,我很希望南科大有一个更年轻的、更朝气蓬勃的校长,来继续把这个改革推进下去,所以我一直很期盼能够临选一个更年轻的校长。

白岩松:

真心话吗?真心话吗?

朱清时:

从感情上是不舍的,但我想我可以用另一种形式来为这个学校工作。不是做。

白岩松:

另一种形式是思考?整理?

朱清时:

思考、整理、出主意,我力所能及的帮助学生和老师,帮助他们学习工作,这些我都可以尽我的全力来做。

白岩松:

我们做一个假设,其实它也是跟梦想连在一起的。如果存在一种可能您还有一个五年任期的话,条件还相当具备一定的话,您最想干并且一定希望在下一个五年干成的是什么?

朱清时:

就是希望把学校的教师团队建设好,我们这五年,我们招聘到150个教师,如果我们保持这种势头,再过五年我们的教师人数就可以在七八百左右,这样的话一个一流大学的核心就建成了。过去五年实际上我们招聘教师只有就三年时间,时间很短,如果再有五年这个教师队伍就可以建设的更完善。

白岩松:

您看,您全世界聘请了很多好的教授,然后同时薪酬很高,到这来可以建实验室,这可是往往北大、清华吸引国外优秀人才的时候才会给的待遇,在你这变成常规的了,这跟您过去当了十年的中科大的校长,同时虽然有阻碍,但是也得到了主管的,包括中央领导的支持是有关的。新任的校长如果没有您的这些资源,南科大会不会在前进了五年之后虽然有遗憾,但是有可能往回走或者说慢下来。

朱清时:

我觉得南科大今后的任务很艰巨,但是现在已经有好的基因了。就刚才说到优秀的教师队伍,核心已经有了,学生已经在很高的起点招了,我们的教学体系,我们的实验课,我们的2+2头两年不选专业,上统一基础课,整个教学体系已经建立起来了,我相信这一基因的话会帮助未来的校长把学校办的更好,我对这个学校的未来还充满希望。

白岩松:

我们在今天整理相关资料的时候,因为我们多次做过您和南方科大前行的这样的一个观察者和记录者,在整理资料的时候听,突然又听到了2012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的一段话,我们不妨可以一起听一下。

朱清时:

我刚到南科大接受聘书之后,我发现社会舆论都是我同行者,很多人在支持,所以我觉得并不孤独。我觉得现在做的事情,可能是一生当中最有意思的。

白岩松:

对,是2010年的时候,因为我们做的次数太多了,那里的一个关键词是不孤独,今天会有孤独的感觉吗?

朱清时:

同样不孤独,今天在我卸任的时候,我看到全社会也在高度关注南科大。我想这是因为南科大做的事情是大家都希望在我们国内试验能够成功的,所以能得到大家的关注,我想现在关注和支持南科大的人可以说更多了。

白岩松:

接下来还有两个问题,其实两个问题不仅仅是南科大,如果让您因为离开了,面对的不仅仅是南科大,而是在南科大办校五年当中您的感受到有些东西对于整个中国高校变革来说,必须要改革,不能再这样了,什么排在第一位?不能再这样了。

朱清时:

我觉得就是高校的干部管理体制不能用党政机关或政权机关同样的办法来做,高校是个学术机构,学术机构必须有自己领导人得产生方法。

白岩松:

就是带有学校,要用不是大楼而是大师,然后内部的这种学术的环境。接下来的时候,又有大家特别开心的一个改革的结果,因为全社会都啊,今年是高考30多年以来,相对比较复杂和全面的一次高考改革出台了,您怎么看待这个改革?

朱清时:

我觉得这个改革是顺应了民心,大家都希望高考做这样一些改革,但是真正要把它的推行起来做好,还有很多问题,还要靠大家的努力,我最近看到很多报纸报道,各个省的招办,回答记者的问,他们都说他们今后两三年要等待教育部的统一部署,我觉得像高考这样的重大问题改革,要大家都动脑筋,不能光等教育部的统一部署。而且教育部要放权,不要把权都集中在一元化的领导上,中国的教育最大问题是要多元化,各个高校要有自主权,这个首先要从教育部和政府放权做起,放权就像用笨刀子割自己的肉一样,那是很难受的,但这一步一定得做。

白岩松:

等于说其实就是从国务院多次提到的一定要用改革去解决现在存在的问题。

朱清时:

是的,高校一定要有充分的自主权才可能搬出特色,中国的教育才有希望。

白岩松:

非常感谢朱校长来接受我们的采访,其实回头看我也能听出可能会有一些无奈,包括一些遗憾,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五年的时间,很多的探索其实让更多的人开始去思考,这对前方是有意义的。

朱清时:

对。

白岩松:

谢谢。

分页加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1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