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德国职业教育遭遇挑战

中国高校之窗

“咱们工人有力量”,这句中国名言,放在德国工人身上也相当合适。不过,近期公开的德国2013年度职业教育培训数据显示,选择接受职业培训的高中生人数已连续第六年下降。高等教育也是同样,大学里社会科学和商科被热捧,应用科学和工程学却被嗤之以鼻。教育部长约翰娜·万卡公开表达了对“德国工人”力量流失的担忧,双元制职业教育再一次被舆论放到火上烤。

德国本土学生择业观的变化,的确松动了这个国家、企业、个人的“三赢模式”。越来越多的外来移民进入德国大大小小的工厂。过去,专业技术工人的收入水平丝毫不低于白领,从事技工并没有低人一等的感觉。如今,德国年轻人认为,蓝领活儿更适合交给外国移民做,自己应该从事管理工作,以取得更高的社会地位。

天上的风向变了,地上的草木也跟着折腰。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德国大陆集团的培训经理克莱门斯·布格说:“人们对技术类职业没那么大兴趣了,管理和商贸领域的工作成了香饽饽。”这样酸溜溜的话语,正是当下许多制造业企业经理心态的写照。

要苛责德国本土年轻人的“地位心态”吗?那样可能简单化了。以知识为基础的职业日益增多,技术工人正被越来越聪明的机器“排挤”,而已经存在200年历史之久的双元制职业教育,也开始遭到了质疑。德国经济研究所的亚历山大·科林提克斯就提问道:“如果我们想要创新的话,(双元制)这一体系还适用吗?”回答肯定是不适用,但怎样才适用,却没人给出更好的办法。

人们盯住了这一体系的僵化,在体系中掌握话语权的精英们也被贴上了阶级标签。有媒体举例说,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官员、商会以及工会人员,他们控制着350个被狭隘定义的职业准入权。你能不能成为金匠、能不能开办一家快餐店,都需要他们的认可,而烤面包与做糕点也被明确地分开,体系外的学校不能为这种“版权所有”的职业提供任何培训。

美因茨大学社会学家史蒂芬·赫拉迪指出:“职业资格证书在德国非常重要,全世界没有国家能出其右。”很多孩子在10岁时就被确定了他们未来将会扮演的社会角色,绝大部分德国州郡会在这个时候就确定孩子所要就读的中学类型。这句话在10年前听起来是表扬,现在却像讽刺。我们的时代变了,工业社会推崇的井井有条、细化分工,正在向跨界混搭、产业融合过渡。传统职教制造出的学生,就如同好不容易成了轮机师,却发现轮船已经开进博物馆。

慈善组织“教育为本”负责人凯伊加·兰茨贝说:“如今的模式仍然是,教师站在讲台上授课,台下30名学生忙着记笔记。”这样的场景,在许多凭制造业崛起的国家都能看到。《人民日报》的文章说,德国联邦和州政府近期正在推出一系列措施,试图重新提高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认可。职业教育当然需要提倡,但职业教育本身绝对需要检讨。在一个技术进步以小时计算、每周都可能有一种传统职业失去意义的时代,如果没有开放、灵活、多元的价值因素注入其中,职业教育恐怕真的会成为虽然马力十足、却驶入支流的巨轮。

 

中国高校之窗

分页加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