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讨论】北京能够成为什么样的学术之都?

2014年5月31日,“建设北京学术之都”研讨会在 清华大学 举行,多位国内外知名专家、教授、学者参与了学术之都议题的讨论。 清华大学 教授、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李正风在研讨中进行了交流发言,内容摘录如下:

听了各位专家的发言很受启发,我想就三个问题谈谈自己的认识。

北京能够成为什么样的学术之都

我觉得学术之都有几种不同的类型。一类是平台支撑型,像世界经济论坛在日内瓦举办,非常有影响,每年会聚集上世界最顶级的一些学者讨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大问题。第二类是资源聚集型的学术之都,具有汇聚重要的学术资源的优势和能力,就国内学术资源的集聚而言,北京就有这样的特征。第三类是思潮引领型的,往往是新的潮流和方向的发源地,在学术思想的发展和社会文化的发展具有很强的引领作用。当然这种划分并不是绝对的,有的城市可能是混合型的学术之都。北京有可能成为什么样的学术之都?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学术之都?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我们去思考的问题。

前面李强老师也讲到,有人对北京市建设学术之都的设想,往往是从平台支撑的角度出发,想搞一些有世界影响的论坛,也借这样的论坛发出中国的声音,这是一种考虑。但仅仅只是从这种角度出发是不够的。北京要成为有国际影响的世界学术之都,不仅要集聚国内优秀的学术资源,而且要汇集全球优秀的学术资源,更要努力成为引领学术思潮的学术之都。

提高学术研究方法的先进性

要成为学术之都,我觉得这涉及到我们用什么样的评价方法和标准来引领学术的发展。我觉得被称为学术之都,在学术方面应该有三种“力”,一个是影响力,另一个是吸引力,第三个是领导力。这三种“力”是相互关联的,但不论是影响力、吸引力,还是领导力,实际上都是建立在高水平的学术质量的基础之上的。

怎么样去引导人们去做这种高水平的学术研究,我觉得这和评价的标准、评价的方法密切联系在一起。评价的方法现在有几种不同的类型。第一种是跟踪性的评价,我们现在用一些定量的方法来对科研成果、科研质量进行衡量,比如在国内经常用SCI论文发表的数量和引用的数量作为评价的指标,其实这总体上看是一种对学术领域的进展状况进行回溯的一种评价方式,是更能够发现热点领域的评价。正如今天上午陈吉宁校长所讲的,其实最开始做出来的那些可能对未来有重要引领作用的一些研究,往往都是一些冷门的,从论文的引用等一些计量指标来看,这些冷门研究在发表时往往都不是特别好的,反而跟踪前沿这样一类研究在计量指标方面的表现比较突出。所以我们可以用这种计量指标去衡量一些热点问题,衡量一些人们比较关注的问题,其实那时候它真正的引领作用已经过去了,已经进入到一个学术热点的时期。第二种评价是分配性的评价,它和资源的分配联系比较密切,评价的目的其实是用于资源的配置。比如我们说一个大学是不是“211”、“985”大学,一旦通过评价进入这样的行列,在资源配置上会有一些特殊的政策。第三类评价是诊断性评价,像在一些著名的学术机构,推行比较多的是诊断型的评价。诊断性的评价往往在科研组织里面针对个人,但评价的目的不是晋升职称,或者是分配资源,而是通过这种评价来诊断一个研究人员或机构学术发展过程中还有哪些空间,现在面临着哪些问题,怎么样能够使学术发展道路能够走得更好,怎么样去纠正一些可能存在的一些偏差。第四类评价是变革性评价,就是怎么样把最有重大变革意义的一些科研问题,以及研究这些问题的人员真正地甄别出来,而且在资源配置方面对他们的研究给予一定的鼓励,这往往是非常难的。美国NSF,科学基金会,近几年来就是强调要重点支持所谓的变革性研究,而这一类研究在同行评议中往往会成为所谓“非共识”的一些项目,对其评价往往有一些比较极端化的情况,有的人就说特别好,有的人就说这个风险太大,不可能,特别差。

要建设学术之都,往往要强化诊断性的评价,鼓励和包容变革性的研究。这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学术之都和学术中心间关系

这里涉及到学术之都和学术中心这两个概念的区别。我觉得学术中心的概念相对来讲弹性比较大,但是学术之都往往有比较固定的含义,“都”是一个城市的概念,讲学术之都实际上蕴含着一个很重要的思想,就是学术的发展和城市的发展之间要相互促进、协同进化,我觉得这是建设学术之都和一般意义上讲建设世界学术中心有差别的地方。比如说, 清华大学 如果在某一个学科做的特别好,在世界上有了重要的影响,有了吸引力和影响力,也引领整个学科的发展,在这个学科上可以说是世界的学术中心,但这不意味着北京会成为世界的学术之都。成为世界的学术之都,学术的发展和这个城市本身的发展之间的相互影响变得非常重要。从这个思路引申开来,我觉得学术之都的建设实际上是一个比较长期的任务,这可能包括一些非常重要的基础性的文化、条件方面的建设。比如怎么样建立一种健康的学术文化,5月26日中科院学部主席团发布了一个《追求卓越科学》的宣言,我们也参与了这个宣言的研究和起草,从科学价值观的角度来讲,宣言强调的不是什么特别新的东西,但是在中国我们觉得特别有针对性,因为中国学术文化的建设方面有很多混乱的地方,恰恰需要去正本清源。这包括科学研究的使命是要追求真理,科学研究的规律是要通过学术批判、自由探索来激发人们的创造力、创造性等等。这里面也包括我们怎么样去实行一种符合科学研究规律,能够提高科学研究质量的同行评议。其实中国现在同行评议都在做,但是形式上的同行评议和实质上的同行评议的差别是很大的,人们在同行评议的时候可能会找自己比较熟悉的一些专家,或者是倾向于自己意见的一些专家,这和真正意义讲的学术共同体自治的同行评议实际上是有本质差别的,如何树立追求卓越学术的科学价值观,形成一种良好的学术文化,我觉得这恐怕是学术之都非常重要的方面。

和这个相关联,我觉得还有城市精神和城市文化建设的问题,一个城市的发展要有这样一种氛围,这种氛围能够集聚人们创新的热情,能够把各个方面的创新资源吸引过来,而且能够提供一个培育和释放创造力的舞台。我觉得这是我们所讲的学术之都。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实践智慧问题,什么叫实践智慧?当讲一个城市是学术之都的时候,实际上就意味着学术的思想和这个城市的发展是非常密切的联系在一起的,先进的学术思想在引领着这个城市的社会生活,在塑造着这个社会的价值,在塑造这个城市公共生活的空间。如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学术之都的建设应该和我们社会未来的发展的方向,和解决社会未来发展的一些深层次问题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
昨天上午我参加了中科院学部的一个咨询讨论会,这个咨询讨论会研究的是未来地球计划,现在全球很多科学家聚集在一起利用十年的时间在研究这个项目,就是未来的地球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球,为了使得我们未来的地球能够朝着人们希望的方向发展,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和挑战。我觉得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发展模式是多样的,而且人类转变发展模式面临的挑战会有一定的共性,也会有很大的差异。在这个过程中,学术思想一定是多元,但多元的学术思想也是互补的。所以我很同意郑杭生校长提到的,民族的就是全球的。因为你只有去解决人类面临的一些特殊的挑战和问题时,形成一些新的思路和新的创见,而且基于特定地区的实践总结出来的一些经验和模式,对别人有借鉴意义的时候,它才能够真正对别人是有帮助的,是有引领作用的。否则重复别人的学术思想,那样就不能在一个多元学术发展的过程中,通过学术思想的互补来贡献自己的力量。所以我想,在一个全球化的背景之下,面向人类未来的发展和人类可能在全球化过程中面临的一些共同挑战,以解决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北京经济社会发展作为重要的切入点,能够形成一些有全球价值的东西,我觉得这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编辑:张喆

分页加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1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