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访谈】不怕“校董”点招 就怕秘密进行

●“校董”的特权不是行政特权,而是一种经济资源特权,通过经济资源获得某种诉求。

●高校进行财务公开,不怕高校通过校董来收钱,就怕躲在台下秘密交易,必须知道钱去哪了。

●让大学老师参与到招生中来,既能有效监督,对招生权进行分权和制衡,利于选拔合适的学生。

访谈嘉宾:顾海兵(知名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校务委员)

校董“点招”非当下招生潜规则的主流

1、新京报:高考刚刚结束,马上就是招生季,关于“校董”特权的新闻出来后,很多人都把矛头对准了“校董”,你怎么看?

顾海兵:更多人的情绪,其实是对准高考招生环节中存在的不公平现象。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我对“公平”的定义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什么才是公平?公平绝不是搞平均主义,不存在绝对的公平。

2、新京报:你的意思是这种现象很正常?

顾海兵:以“校董”制度为例,这本身也是从国外大学那里借鉴过来的,在国外,很多校董是捐赠人,学校给予一定的照顾也正常。因为大学本身需要社会的捐赠,把学校办得更好,换句话说,通过这个办法向富人的孩子多收费,从而可以多收一些穷人的孩子来上学。所以,也许“校董”的招生特权,在小范围内看不是很公平,但更大的层面看,反倒是有利于保证教育的公平性。

3、新京报:校董“点招”问题,在整个招生工作中占多大比例?

顾海兵:据我所知,这个问题虽然有一定代表性,但并不是特别突出,并非当下招生潜规则的主流。大致原因有二,一个是相对于招生总数来说,涉及人数毕竟有限,二来也和“校董”的人员构成有关。

4、新京报:一般来说,当上“校董”的都是哪些人?

顾海兵:以民办学校为例,根据有关规定,学校理事会或者董事会由举办者或者其代表、校长、教职工代表等人员组成。其中三分之一以上的理事或者董事应当具有五年以上教育教学经验。但实际上,具体构成要更多元一些。

“校董”的特权是一种经济资源特权

5、新京报:“校董”的构成和招生潜规则之间的关系大吗?

顾海兵:就拿媒体报道出的企业家案例来说,客观上讲,直接通过捐赠当上校董的企业家,在校董中的比例,因学校不同而差异较大。名校对校董要相对规范一些,一般院校可能因资金问题让步较大。反过来说,当上名校校董的企业家可能更在乎声名和影响,而当上一般院校校董的企业家更在乎实际回报。当然,这个只能算是一般规律,不好对号入座。

6、新京报:“校董”的特权主要指什么?

顾海兵:“校董”的特权和平常大家说的“特权”还不太一样,不是行政特权,而是一种经济资源特权,通过经济资源获得某种诉求。

7、新京报:问题是,同样是“校董”,在国内却备受诟病,为什么?

顾海兵:这就涉及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一方面,校董“点招”的钱去哪了?这个需要有关高校进行财务公开,不怕高校通过校董来收钱,就怕躲在台下秘密交易,必须知道钱去哪了。另一方面,有没有把这些“点招”的名额划入到高校的招生程序中,这些可以作为招生途径的一部分,但是绝不能是没有原则的“交易”。

人大可对教育管理部门监督和质询

8、新京报:你刚才也提到“校董”“点招”,从宏观看有利于促进教育公平的问题,可是为何看不到?

顾海兵:从经济学角度看,这就是要进行资源合理配置的问题,要从宏观上看问题。大学拿到更多的钱,才有能力解决更多的穷人上学问题。但是有能力之后,还要有制度来进行规划和安排。

9、新京报:像“校董”特权问题,和最近的招生腐败问题,实质是什么?

顾海兵:我认为从本质上看,是有没有真正尊重教育和学生的权利。

完全可以让大学老师参与到招生体制中来,既能有效监督,对招生权进行分权和制衡,也有利于选拔合适的学生。

10、新京报:有没有更现实的路径,来杜绝那些招生中的潜规则?

顾海兵:那就要发挥各级人大的作用。高考改革,和高校招生,不管是重要性还是问题的严重性,都需要人大的介入,通过对教育管理部门的监督和质询,来规范高考和招生。

新京报记者 高明勇 实习生 李翔宇

分页加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1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