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评论】封闭体系是公务员调薪最大障碍

公务员该不该加薪的问题成为最近一年来的热门话题。笔者以为,脱离公务员体系现状谈这个问题,恐怕是无的放矢。在“该与不该”之间二选一的,多是把公务员当作一个整体单元进行考量,却忽视了一个最为严重的问题:公务员的工种千差万别,却用一个体系来定薪,这必然存在该涨的没涨,不值那个价的却由于有编制而坐享体制红利。

在媒体的报道中,有这样的案例,一位当公务员20年有余的副处长,感慨很后悔当公务员,一个月工资4000多元,“还没有教师工资高”。而反对他观点的评论则说,凭什么教师的工资就该比他低?教师的工作技术含量、辛苦程度,可不一定比他低。还有的说,既然觉得那么不划算,何不辞职去当教师?

一般情况下,我们很容易了解教师的工作量和工作难度,但很难知道这位副处长具体从事怎样的工作,是像经常需要出警的警察那样繁重,还是整天坐办公室喝茶看报?体制内这种按照级别定薪的官僚制度,不同工种的差别往往不能体现出来,苦熬一个官阶才是涨薪涨福利的不二法宝。这就导致了极大的不公平以及公务员队伍对官衔的畸形追求。

对官衔的恶性竞争不仅滋生腐败,而且还产生了一种错误观念:“想当官就得从基层做起,基层干好了就适合当官。”这种想法错在哪里?如果跳出公务员系统,到市场化的就业环境中就不难发现“从基层做起”是怎样一个误区。譬如,你看见过大公司里收发文件的文秘和前台晋升为业务总监的吗?你看见过律师所里负责接待工作的文员变身著名律师的吗?很少。即便有,那一定传为佳话。

而在公务员系统,从基层端茶倒水的琐事做起就能当官,似乎成为潜在共识。这就导致了一个相当麻烦的问题:要么当官的门槛太低,要么基层工作的用人太浪费,用的尽是能当官的“高端人才”。

如果是这样,那么薪酬问题自然伴随而来,很多低技术含量的工种因为用了“高端人才”而不得不提高待遇以及晋升预期,属于资源上巨大的浪费。而艰苦繁重的工作,由于没有相应官衔和级别,工作本身的价值无法体现,这是对人才的压榨和剥夺。

如何解决?或许可以从改革开放数十年的实践中汲取经验。就业市场化之后,薪资体系就灵活机动许多。保姆超过文秘,快递员超过办公室白领,都是市场最鲜活的表现。而公务员系统却缺乏这样的机制,数十年一个工资体系,动一发牵全身,似乎怎么弄都无法兼顾公平与效率。这就是封闭式的公务员体系面临的最大难题。

改变目前这个局面,一个有效的思路就是对公务员系统的工种进行分类分层,而不是完全按照行政级别定薪。其次,进一步开放进出机制,某些权力岗位应当向社会公开竞聘,而不是依赖于内部升迁,以此区别事务官和政务官。如果考进公务员系统,当一名事务性工种的工作人员,做一份基础而琐碎的工作,其公开透明的预期就是低薪但轻松稳定,想必不会再有那么多综合素质优秀的大学生挤破脑袋把公务员当最优选择了。至于官员,如果能够通过公开竞聘,吸纳体制外相关领域的出色人才,那么也就不会再出现事务性工作滥用精英人才的浪费了。彭晓芸 责编:牛宁

分页加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1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