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访谈】孤立进行高考改革不可能成功

葛剑雄昨日接受采访摄影/本报记者 郝羿

反思“复旦投毒案”、谈论“高考改革”、谏言“义务教育”……昨天,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委员驻地,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

复旦投毒案 全社会吸取教训

北青报:作为复旦人,对复旦投毒案怎么看?

葛剑雄:这是低概率事件,哪个社会都有。吸取的教训是全社会的。至于追责,作为个案,个人、社会、家庭的原因都有。凶手本科是中山大学——要看多少责任中山大学负,多少责任复旦大学负,多少责任家庭负?没有意义。复旦只能看看教育管理上有什么漏洞,比如有毒物品管理是否严格、处理是否及时。

义务教育 要限制最高标准

北青报:你如何看待高考改革?

葛剑雄:孤立地进行高考改革不可能成功。这个问题的根本,在于每个青年都得有个合理的出路,每个阶层都该有体面的生活,不是说必须拿张大学文凭才可能获得一切。

不可能把所有人都送进大学,也没必要。人人争着上大学,这是一条歧路,而且很危险。

北青报:那怎么看高等教育之前的基础教育城乡差异越来越大?

葛剑雄:义务教育是必须要保证,也必须强制执行的。国家要规定各地义务教育的最低标准。即便最落后、最贫穷的地方,义务教育也要达到最低标准。

现在的一些政策,所谓“普九”,在落实过程中水分大得很。

最低标准得十分具体。譬如,20名学生得配备一名老师,老师教龄多少、大专生比率多少;建筑是多大场地;上学最远不超过多少距离,多远得配备交通工具或提供住宿等等。

标准很具体地公布出来,社会监督各地执行。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地区,最初可以允许稍有差异,但要逐步做到全国统一。这样,自己不能给孩子提供很好教育的家庭,孩子可以站在相对而言的同一条起跑线上。

另一方面,义务教育要限制最高标准,不能把纳税人的钱花在少数人身上。有些中小学,都有游泳馆、天文馆,这不行,这应该交给民办学校去办。已经有最高的,怎么办?开放给大家用,不只你一个学校。

社会贫富差距,不是靠教育来消除的。但是,义务教育应保持公平。

异地高考 根本在社会福利制度

北青报:如何看待异地高考?

葛剑雄:异地高考,根本不在学校,根本在于社会福利制度。

异地高考的本质问题,是我国存在经济发展水平的地区差异、城乡差异以及户籍制度的差异。这些问题不解决,完全放开招生,这是不可能的。

现在大学名额绝不是照顾老少边穷,也绝不是照顾大城市。有人统计,某地考北大是北京人考北大几率的1%,这种统计是错误的。某边远省份大学,上海招5人,北京招10人,本地招1000人,你能说上海孩子考上这个大学的难度是这个边远省份的人考上该大学的200倍?这种统计很荒唐。

公共文化服务 要防民粹化思想

北青报:你如何看待公共文化服务权益均等?

葛剑雄:我不赞成公共文化场所无条件免费开放,这是一条歧路。政府拿出那么多钱,力推免费,目的是什么?是让公众得到好的文化服务。

上海博物馆以前门票20元,但来了行政命令,免费了。博物馆免费,进博物馆大门的人有去乘凉的,有去上厕所的……下面的人,不要为了自己的乌纱帽,而不把实际情况告诉中央。以前,外国人来上海,上海博物馆是许多人的必选之地。有些年,外国游客比中国人还多。我们为什么要请这个客?公共文化服务,要防止民粹化的指导思想。文/本报记者 朱玲

分页加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1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