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111位政协委员与教育部部长共同为中国教育问诊把脉

与2013年的日程一样,今年全国政协教育界别的联组会也安排在3月7日上午9点召开。

一大早,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就来到教育界别委员们的驻地——北京国际饭店,虚心听取政协委员对教育改革发展的意见和建议。

三个“非常”表达感谢之意

19位政协委员针对自己的提案,就教育改革发展过程中的热点、焦点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在委员们两个多小时的发言中,袁贵仁认真倾听,时而用铅笔记录,时而拿起桌上的红色签字笔在记录上做标记,时而用黑色签字笔在另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每个委员发言结束,袁贵仁都以掌声回报。

“今天,我们是来听、来学、来想、来改的。”袁贵仁首先表明了自己今天来参会的意图。继而,他用三个“非常”——非常受教育、非常受启发、非常受鼓舞,来表达自己的真切感受。他说,教育界别的委员关心教育、熟悉教育、理解教育,大家的发言很实在、很具体、很明确,言之有物、言之有理、言之有用。这些都加深了自己对政府工作报告的理解,加深了对中央精神的认识,加深了对群众反映热点问题的感受。

对委员们提出的建议,袁贵仁多次表示感谢。他说,这些年,教育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其中与政协委员的关心支持是分不开的,这既包括政协委员在两会期间对教育问题的真知灼见,也包括在平时工作岗位上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对教育问题的思考和建议。对于委员们提出的具体意见,袁贵仁表示:“回去后都会具体加以研究落实。”

三个重点描绘改革路径

“改革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一个主线,也是今天委员们发言的主线、精髓和灵魂。在教育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也有很多问题。怎么办?就是要靠改革!”袁贵仁掷地有声地说,“十八大报告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都提及全面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今天听了委员们的发言,我更加体会到今年教育工作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深化改革!”

“教育改革要做的事情太多,关键是抓住牵一发动全身的重点。那么,重点从哪儿来?”袁贵仁虚心向在场的委员讨教。在委员们思索的同时,他谈了自己的体会。

第一个工作重点来自于中央决定和总书记、总理讲话的要点。袁贵仁说,无论是十八届三中全会,还是总理政府工作报告,对教育工作的要求是明确的、具体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改革的有336项,教育部牵头的有9项,这些都是我们的重点,要负责任地贯彻落实好。

第二个工作重点是事业科学发展的难点。到底是什么问题影响了事业科学发展?教育科学发展的难点到底是什么?袁贵仁坦诚地说:“我们长期在教育系统工作的人,对此应当是有感受的。在旧有的治理体系和状况下,难以取得突破性的成就。改革,首先要改革影响科学发展的问题,也包括提高我们的治理能力。发展,是科学发展,转结构、调方式、惠民生。”

第三个工作重点是广大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人民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赞成不赞成,这是我们衡量工作的根本标准。”袁贵仁说。

“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在哪?网上很多,应该说绝大多数反映人民意愿。但我认为最有效最集中的办法,就是两会提交的提案、议案。”袁贵仁微笑着对在场的委员说,“你们是教育界推荐的委员,你们的提案是人民关注的,也是征求了同行意见的,当然也是我们的工作重点。所以,关心人民群众的热点问题,首先要关注你们的意见建议。”

在讨论中把脉改革速度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语言大学教授石定果在发言中提出,教育改革,尤其是高考改革,一定要保持冷静,积极稳妥。

袁贵仁非常赞同石定果的观点。他说,中国的特点是大,教育牵涉的人多面广,我们的很多工作很难一刀切,也不应当一刀切、一阵风。工作需要稳妥地操作,不能简单地以速度、数量来衡量。

针对网上“去行政化”的声音,袁贵仁说,我们的方向是去行政化,建立现代大学制度。他翻开随身携带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讲话材料念道:推动公办事业单位与主管部门理顺关系和去行政化,创造条件逐步取消学校、科研机构和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

如何落实这些改革任务?袁贵仁的理解是:

对政府讲,理顺公办事业单位关系是政府的职责。政府要尊重教育规律,要转变职能,简政放权,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去行政化不等于说没有管理,也不是说将来就没有行政。但是,完全用管机关的方式管学校就错了。

对学校来说,要尊重教师在学校的主体地位,要扩大教师在学校管理中的知情权、监督权;扩大学术组织在学术问题上的话语权、审议权。政府管学校不能行政化,学校管教师、学生也不能行政化。同时,要保护师生的合法权益。

对管理来说,创造条件逐步取消行政级别。最终形成政府宏观管理、学校自主办学、社会广泛参与的新格局。

袁贵仁说,教育涉及人的培养,这个实验要是错了,这一批孩子就走了弯路了,代价难以弥补。没有很大把握就进行教育改革,可能会给孩子带来伤害。

对改革的定位形成共识

壮士断腕,背水一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总理用如此气魄推进改革。

在联组会上,19位教育界别政协委员的发言,同样紧紧围绕教育中的热点难点问题,为改革出谋划策。

袁贵仁说,改革是今年工作的主线。改革首先要有一个战略定位。改什么,为什么改,怎么改?需要统筹考虑,要有全局观念、历史眼光、国际视野。

他解释道:全局观念是要从各行各业的角度看教育。教育是为社会服务的,是为国家培养人才的,要服务国家大局;国际视野是要学习借鉴别国的优势、经验,扬长避短;历史眼光是要往以前看35年,思考清楚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要往以后看35年,包括到2020年和2050年,应该怎么解决当前这个问题。

袁贵仁说:“眼光不能只停留在今天,就事论事。就事论事的结果就是,今天做了,看起来热热闹闹,过两天就会出毛病。把事往最坏处想,往最好处努力。总书记反复强调的‘底线思维’就是在强调改革与发展的关系。”

“改革要试点先行,要尊重基层的首创精神。但不能拍脑袋,不能拍胸脯。拍胸脯表态,拍屁股走人,事情不仅没办好,还留下了难题。这样的改革不如不改!”袁贵仁说。

主动回应热点问题

在联组会上,袁贵仁主动回应了委员们很关心的招考制度改革问题。他透露说,教育部今年已经出台了职业教育分类高考等制度。高中学业水平考试以及研究生专业学位与学术研究生分类招生改革都在进行中。

“最难的是高考,但我们也有了初步意见,正在深入调研、论证过程中,随后会按程序报批。”袁贵仁说。

袁贵仁还关注到昨天委员们热议的“提高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大学比例”的问题。他首先澄清了一些人对这个概念的误解,“贫困地区农村学生是指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和集中连片特困地区832个县的学生,并不是指农村贫困学生。这项政策性倾斜是做增量改革,不会侵占原来学生的利益。补偿弱势群体是教育公平的体现”。

已经中午12点了,委员们谈兴未尽。袁贵仁感慨地说:“大家围绕落实政府工作报告内容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了很多建设性、启发性、积极性的意见建议。一分部署,九分落实。部署有了,重点有了。接下来,要把三中全会精神、总书记讲话、总理讲话,变成全党全国统一的行动,来推动国家教育的发展。”

“落实是要下大功夫的,教育部机关首先要改进工作作风。”袁贵仁说,“也包括我自己。”

3个小时的思想碰撞,政协委员与教育部部长共同为中国教育问诊把脉。

3个小时的交流对话,111位委员与教育部部长对教育问题有了共鸣和共识。(本报记者 李曜明 张婷 苏令 纪秀君)

分页加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15 All Rights R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