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学术腐败像追求GDP 和大环境有关

王树国

身份:全国人大代表、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

56岁的王树国头发花白,静静坐在会场里,不知道他的人可能分不出他是校长还是基层代表,是沉默还是健谈。说起学生,他一口一个“孩子”,只要是可能对学生不利的提问,他一律说“孩子没有错,都是成人的错”。谈起被一些人认为太严厉的八项规定,他说不觉得这是个什么事儿。谈起在线教育,这个记不住自己手机号码的大学校长说要趁早关注,不然将来没有学生愿意去你的学校读书。谈起个人选择,他说人就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当官不是他所长,但是曾经的从政经历,让他可以跳出大学看大学。

昨日下午,王树国在黑龙江代表团驻地接受了南都记者采访,他把这当成“聊天”。

最着急的事

我现在着急的是,到现在2014年招生改革这事没什么说法,我特别着急。我就特别怕临近招生了,啪,出来一个东西。如果变化来得晚,对应届的学生影响特别大。要不你干脆别变了,说今年来不及了,这样大家就安心了。我特别怕影响这届孩子。

最心疼的事

现在医患关系我看了都心疼,原来打大夫,现在连护士都打了。我觉得发生这种事情的根本原因还是优质医疗资源满足不了大家的需求。我去过一次哈医大,医院里大人孩子挤得满满的,电梯都上不去。那说明什么问题,医疗资源严重不足,我说的是优质医疗资源!

医患关系

医患关系我看了都心疼,根本原因还是优质医疗资源满足不了大家的需求

记者:你觉得有哪些方面还可以改革?

王树国:总书记讲话都提出来了,政府要放手,政府要购买服务。教育、医疗这些带有公共服务类的,政府应该加大购买服务,让市场去引导其发展。

现在医患关系我看了都心疼,原来打大夫,现在连护士都打了。我觉得发生这种事情的根本原因还是优质医疗资源满足不了大家的需求。我去过一次哈医大,医院里大人孩子挤得满满的,电梯都上不去。那说明什么问题,医疗资源严重不足,我说的是优质医疗资源!

记者:现在倡导去社区医院看病。

王树国:你领导干部怎么不去社区医院看病啊?你让老百姓去社区医院。你那块不是优质资源,你让老百姓去,老百姓信不过啊……我为什么老说医疗呢,它跟教育是同一个问题。你像人大(记者注:指中国人民大学招生腐败)出那个招生的事,我说这是必然的。那么多大学只有几所让老百姓认可,所以就削尖了脑袋往里面挤。

记者:你现在这级别还要去医院挤吗?

王树国:我去体验一下嘛,我去了一次我就知道了。还有一趟是我们一个老教授得病了,我去一看,我的天哪,这多亏是教授,要是个农村的普通老百姓,我不知道他受到什么待遇,不是医院不好,不是大夫不好,是没有地方给你住。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拼命要级别,有级别就有优质资源。

学术腐败

这有点像追求G D P,太过于追求单项指标,让老师们有一种急功近利的心态

记者:你对高校排名怎么看?

王树国:你要是竞技比赛,你一定要分个第一、第二,但是这种就没必要。我觉得可以分星级,有些国家就是这样。你今年五星明年就不一定是,因为人家四星盯着你呢。第一这种排法,容易把老百姓引向对狭窄优质资源的竞争,它不利于扩展优质资源,把优质资源越搞越小。我主张中国的优质教育应该越做越大。如果按照第一第二排,你永远就只有一个第一,始终满足不了老百姓的需求。

记者:现在有时候过度追求排名。

王树国:这样容易走偏。就会引起学术腐败啊、抄袭论文啊。这些东西伤害是蛮大的。

记者:你对抄袭怎么看?

王树国:抄袭是这个社会的一种必然现象。我还是那句话,不要去责怪抄袭的人,还是我们没有营造一个好的环境,让孩子们受到了污染。尽量要营造一个好的环境,让他知道不想做、不敢做、不能做。我觉得还是我们育人的环境上出了问题,所以我从来不过分地去责怪那些抄袭的人。

记者:包括那些教授吗?

王树国:(提高音量)教授我不原谅。因为他们不是不懂,是故意犯错。故意犯错和成长过程中懵懵懂懂的犯错完全是两个概念。教授我一点儿也不原谅,绝对不原谅,不论什么理由。因为你已经是成年人了,而且不是一般成年人,是教授了。那一点都不能原谅。因为那已经是品格问题,性质变了。

记者:你觉得学术腐败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王树国:这有点像追求GDP一样,我们太过于追求单项指标,所以让老师们有一种急功近利的心态,让他们觉得好像要通过非正常的手段去获取他们想获取的东西。我觉得至少在价值观上出现了偏离。这还是和我们的大环境有关系,和我们的评价体系都有关系。你把人家院士吹得那么高,大家都拼命地去评院士,连官员都想评,为什么?不要责怪他们,是我们把价值观给扭曲了。因为他进入这个圈子以后会获得很多想不到的、别人想得得不到的东西,不是用社会贡献来评价一个人的价值。好像只要戴上这顶帽子,一下子什么都有了。摘掉这顶帽子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他会不择手段来违规。

记者:您讲这些话会怕得罪人吗?或者说被人找过麻烦吗?

王树国:好像也不得罪人吧,因为我觉得这是真理(笑)。我跟那些院士们当面说也无所谓,跟那些想评院士的人说也无所谓。我总跟他们讲,院士不是这么当的。当业绩做到一定程度了,自然而然这个荣誉应该给你。这是社会给你的回馈。但是如果把它作为目标来追求的话,就大可不必。

南都记者 徐艳 实习生 丘恺琦 陈梦琪 发自北京

分页加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
中国高校之窗  京ICP备1200536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15 All Rights Rreserved